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圈有一个不朽的传说 病毒一样的传言, 那就是不时传送出的:某某某是中本聪! 我们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谁是中本聪,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中本聪属于比特币,中本聪是比特币的中本聪 ! 圣人无名:越匿名,越闪亮 谁是中本聪的问题魔怔一样纠缠着后中本聪时代中本聪的追随者们,无数人想要一睹比特币之父的真容而不得。 2011年4月当中本聪留下一纸绝笔书“我的兴趣已转向他处”“I have moved on to other things.” 绝尘而去,隐匿于茫茫人海,不再对比特币施加任何影响
纠缠纷扰:那些捕风捉影的乌龙中本聪 大多数有关比特币的书籍都会专辟关于中本聪是何许人的章节,中本聪的障眼法让研究者、人肉高手们一次次错误地圈定几十位备选人 包括日本京都大学的天才数学家望月新一(中本聪具有超越常人的密码学、计算机、数学与经济学知识,而望月新一的知识构成还不足以完成比特币这样浩大的密码加密工程。)、技术大牛,有人根据他的理念、化名等等,猜测他是荷兰的社会主义者,是日本的数学家,是爱尔兰的学生…… 但这些都迅速被证明是乌龙而已……
曾有人根据据说是黑客获得的疑为中本聪的个人资料,匿名向 Wired 和 Gizmodo报料,两家科技媒体不约而同在这一天发文称,克雷格·赖特极有可能就是比特币之父,他们提供了克雷格·赖特的邮件、通话信息、财务记录、商业文件等,似乎无不暗示赖特和比特币不为人知的密切联系。
随父母从匈牙利逃离战后苏联政权,来到美国定居的尼克·萨博以20世纪90年的加州湾区为家。正是在此,他跻身早期亲历“密码朋克”(Cypherpunk)聚会群体。会议组织者有Timothy May、Eric Hughes以及其他密码学家、程序员和隐私活动家团体的创始成员,这些人都纷纷聚集在90年代时期的同名邮件列表中。
随萨博亟待解决的下一个问题是通货膨胀。随着计算机不断改进,生成有效哈希值愈加容易。这意味着,但靠哈希计算不能很好地发挥货币的作用:其奇缺性逐年减弱,直至最终泛滥,价值彻底稀释。 萨博想出了一个办法。每个新找到的有效哈希值,都必须打上时间戳,最好是使用不同的时间戳服务器,将对任意特定服务器的单独信任降到最低限度。这个时间戳能显示产生哈希值的难度:早先的哈希值比新的更难生成。

什么是密码朋克?

密码朋克(cypherpunk),1993年在Eric Hughes’的《A Cypherpunk’s Manifesto》中出现的一个术语,它结合了电脑朋克的思想,使用强加密(密文)保护个人隐私。
密码朋克提倡信仰使用强加密算法将能够使个体保持安全的私人性,他们反对任何政府规则的密码系统。他们可能容许罪犯和恐怖分子来开发和使用强加密系统,但接受为个人隐私付出风险。
上世纪90年代初,一群号称“密码朋克”(cypherpunks)的密码学专家,孵化了一系列创新理念,如数字货币,以及通过技术应用来推动自由运动等。Timothy C. May 就是这些愿景家之一,他预言了加密信息、加密货币和电子合同的崛起。 Timothy May 解读密码朋克运动的起源 最近,位于布拉格的黑客之家 Paralelni Polis 公开了 May 在5月发表的主题演讲。
这十年见证了加密战争的兴起,在这场战争中,美国政府试图遏制强大的商业加密技术的传播。 由于在那时,密码学市场几乎完全是军用性质的,加密技术也被列为美国军火清单上的第13类物品,有严格的规定禁止其「输出」。 这种有限的「输出兼容」安全套接层(SSL)密钥长度为40字节,一台个人计算机在几天内就能破解
很明显,在上世纪90年代,密码朋克已经在彼此的工作基础上发展了几十年,不断试验,并建立了我们需要的框架,但关键的转折点还是在21世纪,即密码朋克货币的发明。 2004年,在贝克的哈希现金的基础上,哈尔·芬尼创建了可重复使用的工作量证明(RPOW)
币海网

区块链行业资讯链媒[币海资讯官网]

  Copright @币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