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疫情自救 > 疫情播报 > 独家揭秘:纽约前线护士控诉呼吸机的高压氧在杀死新冠患者

独家揭秘:纽约前线护士控诉呼吸机的高压氧在杀死新冠患者

萨特之书   2020-04-30 11:04 星期四    
0条评论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生成图片
分类:
来源/名称:
推荐链接:点击链接>>
简介:
活动时间: - 
地址:
电报群:
QQ群:
网站或白皮书链接:点击链接>>
疫情自救

内容摘要:

一、一名在纽约市为冠状病毒患者工作的一线护士声称,用呼吸机是在杀死新冠病毒的患者。

二、这名护士说服了一位朋友——一位不从事冠状病毒患者护理工作的执业护士,制作了这段视频来传播这一信息。

三、“我像是生活在一部恐怖电影中。” 这位前线护士通过她的朋友说:“不是因为这种疾病,而是因为治疗的方式。”

四、视频制作者Sara说,纽约的医护人员因为担心病毒扩散而大量使用呼吸机,而不是侵入性较小的CPAP或BiPAP呼吸器。

五、她解释说:“呼吸机有高压,这就会造成气压性创伤,对肺部造成创伤。”

六、纽约市已有超过1.2万人死于该病毒,纽约州其他地区也有4300人死亡。

七、纽约急诊室医生卡梅伦·凯尔-塞德尔(Cameron Kyle-Sidell)本月辞职,因为他不想使用医院呼吸机的标准疗程来治疗新冠患者。

八、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詹森告诉福克斯新闻的劳拉·英格拉汉姆,如果病人使用呼吸机,联邦医疗保险支付给医院的费用是这个的三倍。

视频:前线护士爆料,纽约的医护人员的黑幕,呼吸机被滥用『谋杀患者』?

正文:

一名在纽约救助新冠患者一线工作的护士声称,这个城市用呼吸机是在杀死新冠病毒的患者。她表示,这是一部恐怖片。“不是因为这种疾病,而是因为治疗方式。”

她建议,病人的家属在病人被送往医院时就明确表示,他们不希望病人上呼吸机。这名护士暂时搬到纽约,以帮助应对该市的新冠疫情,她说服了一位执业护士朋友为她制作这段视频,以便告诉世界她所在的医院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执业护士Sara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说,“我是她的声音。我要告诉你她告诉我的事情,她想让这件事曝光。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怠慢这些患者。没有人在乎。他们很冷酷,也不在乎。这是瞎子给瞎子引路。人们患病了,但他们不必一直生病。她用了‘谋杀’这个词,这是一个去纽约寻求帮助的护士说的。病人只能等着腐烂和死亡。患者在被谋杀,没人关心。”

为了“相关人员的安全”,萨拉不愿透露这名护士在哪家医院工作。

纽约市已经有超过1.2万人死于新冠,纽约州的其他地区也有4300人死于这种病毒,这个数字远远超过美国其他任何一个州。

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詹森告诉福克斯新闻的劳拉·英格拉汉姆,如果病人被安置在呼吸机上,那么联邦医疗保险支付给医院的费用是普通病人的三倍。

詹森后来在他的Facebook页面上写道:“怎么会有人不相信,不断增加的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可能会为各州获得更大比例的联邦资金创造机会呢?”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表示,大约80%患者使用呼吸机之后死亡,尽管他指的是那些在使用呼吸机之前就已经处于悲惨境地的重症患者。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质疑使用呼吸机的功效。

在本月早些时候上传至YouTube的一段视频中,纽约急诊室医生卡梅隆·凯尔-塞德尔(Cameron Kyle-Sidell)就曾表示:“我已经和全国各地的医生谈过了,越来越清楚的是,我们提供的高压可能正在伤害他们的肺。这不是我们的错。这是医疗系统治疗其他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方法。我们用错了呼吸机。他要求修改治疗新冠患者的呼吸机编程。新冠患者需要氧气,他们不需要压力。他们需要呼吸机,但他们的程序必须有所不同。” 

视频:纽约ICU医生呼吁不恰当使用呼吸机会造成新冠患者肺部损害


4月6日,他告诉媒体,他辞去了在布鲁克林迈蒙尼德医疗中心重症监护病房的工作,因为他不想使用通用呼吸机流程来治疗新冠患者。

他说,“从道义上讲,在医患关系中,我不可能继续执行目前的标准流程,而这些流程也是美国顶级医院都在使用的标准治疗方法。“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因为医院不能让医生按照自己认为对的方法治疗新冠患者。”

Sara表示,纽约医护由于担心病毒传播而给患者仓促上呼吸机,而不是使用侵入性较小的CPAP或BiPAP呼吸器。

她说:“病人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他们没有家人陪伴。没有人支持他们。所以他们很害怕,他们同意了。呼吸机的压力很大,这就会造成气压性创伤,对肺部造成创伤。你没有办法为你的家人辩护,一旦患者进了医院,你是不允许进去的。如果你不想插管,就不要同意插管,也不要同意给你的家人插管……一旦你同意了,你可能就无法再出来了。如果你想使用有一种特定的药物,比如川普总统推崇的羟基氯喹,最好的办法就是撒谎。来自医疗系统内部的提示—如果你想要一种药物,你必须说这是一种家庭用药,并且你要求继续用药。”

Sara声称,由于担心病毒传播,那些停止呼吸的病人没有得到复苏治疗。不做全面复苏抢救和胸压,没有家人在身边,患者孤立无援。没有医护被追究责任。“

Sara表示她朋友所在的这家“糟糕”的医院还存在其他问题,比如缺乏个人防护设备。“除了最上面那副手套外,所有人的防护装备都是一样的……他们只换外面的那副手套。”

他们一个班次穿着同样的防护服,戴着同样的口罩,因为理论上所有住在新冠病区的病人都已经感染了病毒。

但她认为,这是错误的逻辑,因为有些患者只是疑似,还未被确诊。所以即使他们没有新冠,他们也会被传染,因为当班医护都在使用相同的个人防护装备,他们把病毒带到所有的病人身上。

她还说,一些来到纽约支援的护士住在酒店里,从来没有人给她们打电话。但医院里仍然人手不足,酒店里有数百人,数百名护士等着被叫去上班。因此,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救人,我们有足够的人力,但资源没有得到合理利用,或者没有充分发挥能力,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病人的利益或改善治疗结果。”

执业护士还批评了一些冒着自己健康风险来治疗新冠患者的护士。她说,有的护士被誉为英雄。“他们不是英雄,他们被洗脑了,以为只要去上班就能做大事,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勇气去上班。”可是你在工作的时候干什么呢?”如果你没有使用正确的治疗手段,那你肯定救不了人。你甚至不敢进入病人的病房。你是一个懦夫。你在伤害患者,你在杀害他们,你在加剧问题。“

这名护士说,她知道她的评论会收到一些仇视信息。“坦率地说,我不在乎,因为这可以挽救患者的生命。”

用户评论 (0)

0/140
币海网

区块链行业资讯链媒[币海资讯官网]

  Coypright @币海网 · 前海宏创投资(深圳)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