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京东、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快手等市值千亿美金的巨头背后,都离不开这个人

VCPE参考     转载 · 萨特之书   2020-10-25 12:21 星期日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数学系背景和华尔街的专业训练,并没有将沈南鹏推向纯粹财务领域的工作,携程、如家的历练也没能让沈南鹏走上传统创业者的道路,这两者的结合,让沈南鹏成了中国最好的投资人。

京东、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快手等市值(估值)千亿美金的巨头背后,都有红杉的身影,持股比例可观,作为掌舵人沈南鹏如何建立红杉中国的传奇地位?

天才路

关于沈南鹏是如何通过花旗银行面试的故事广为流传。

沈南鹏毕业之后在纽约找工作,应聘十几家公司都以失败告终。此时,沈南鹏获得花旗银行的面试机会。

面试官中有一位是斯坦福大学数学系的博士,他出了两道智力题。当天参加面试的总共有三个人,第一个是美国人,第二个是日本人,第三个是中国人沈南鹏。

第一道题:一个美国人在菜市场上做生意。第一次,8美元买了一只鸡,9美元卖掉了;第二次,10美元买了同样的一只鸡,11美元又卖掉了。这个美国人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如果亏了,亏了多少?如果赚了,赚了多少?

第二道题:一家赌博公司,计划在当季NBA的每场比赛中下注猜赢家,猜中了赌本翻一倍,猜错了血本无归。如果赌博公司要求在总决赛时仍留有1000美元的赌本,当季的首轮比赛该下多大的赌注?

第二道题,三位的答案都一样,不同的是对第一道题目的作答。美国人认为赚了2美元;日本人认为亏了2美元;沈南鹏则认为亏了4美元。

美国人的理由如下:

同样的一只鸡,第一次买一只,第二次买一只。

第一轮交易:8买9卖,赚了1美元。

第二轮交易:10买11卖,赚了1美元。

两次交易相加:1+1=2,所以赚了2美元。

日本人的理由如下:

同样的一只鸡,一口气买两只。

第一次交易:8买9卖,赚了1美元。

第二次交易:8买11卖,赚了3美元。

两次交易相加:1+3=4,本来要赚4美元,但他只赚了2美元,所以,亏了2美元。

沈南鹏的理由如下:

同样的一只鸡,一口气买两只。

一次性交易:8买11卖,可以赚到6美元,但他只是赚了2美元,所以,亏了4美元。

沈南鹏的解题思路让面试官大为欣赏,于是,获得了花旗银行的工作机会。进入花旗银行后,沈南鹏在投资银行部做新兴市场的债券和股票。

数学特长,某种程度上是沈南鹏的底色。1967年,沈南鹏出生于浙江漂亮安静小镇海宁。7岁之前,他都生活在这里。

童年时的沈南鹏不是上学就是在参加数学培训班,获得过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在美国中学生数学竞赛的海外赛区也得过奖。

中学毕业,他顺利进入上海交大应用数学系,他的理想是完成交大的学业后,出国攻读博士,成为一名数学家。

1989年7月15日,沈南鹏前往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在所有申请过的大学里,哥伦比亚大学的奖学金最高。

入学不久,沈南鹏发现,即便很努力,他的成绩也就比其他同学稍高一点。他陷入自我怀疑,觉得自己对数学并没有天赋,只是把熟练当成了天才。这由此改变了沈南鹏的原有人生规划。

那段时间里,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故事让很多留学生受到了刺激。这个留学生本来攻读博士,中途却放弃,进入华尔街最好的一家公司。沈南鹏意识到,华尔街也是个不错的方向。

过一年,犹豫很久的沈南鹏决心退学,准备到耶鲁大学读商学院。两年后,沈南鹏拿到MBA的学位,回到纽约找工作。沈南鹏对职业没有清晰的规划,只想着找份可以发挥数学特长的工作。

完美转身

1993年3月,上海徐家汇建国宾馆旁的一家新开张的上海菜馆里,两个男人正喝酒,一个二十七八岁,头比正常人大,另外一个年纪略大,留着板寸。

头大的说,最近美国的互联网很火啊!板寸应和,有什么可以借鉴吗?

头大的是梁建章,另外一个则是季琦,他们决定一起做个网站。

梁建章没上过高中,只在复旦大学少年班学习了一年就考入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在取得硕士学位之后进入甲骨文公司从事开发,后回到上海,担任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

季琦硕士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崭露头角,但后来觉得能力无法施展,就辞职赴美旅行,在硅谷接触到了互联网。回国后,他为一家民企开拓上海市场,最终自己创业,开了一家做综合布线和系统集成的公司。

有了做网站的想法,梁建章和季琦开始组建团队,他们找到了共同的朋友——沈南鹏。

沈南鹏拥有8年投行的经验,此时正在德意志摩根建富担任董事。一直关注互联网的沈南鹏,立刻答应参与创业。

三个人讨论网站的定位,从拷贝美国现成模式的思路出发,提出了网上书店、招聘网站、网上宜家等设想,但很快又被否定,这些或涉及支付、物流的问题,不具备优势。最终,梁建章提出做一家旅游网站,得到了一致同意。

他们还缺乏一个熟悉旅游行业的人,几经周折,找到了大陆饭店总经理范敏,组成“携程四君子”。

1999年10月,四位创始人带领几十个员工将网站做了出来。10月28日,携程旅行网面世。四人分工明确,季琦能疏通关系,沈南鹏精于融资,梁建章发掘业务模式,范敏做具体执行。

创办携程旅行网期间,沈南鹏出资60万人民币获得40%的股份,作为单一最大个人股东的沈南鹏没有出任CEO,根据兴趣和经验出任CFO。

担任携程CFO的沈南鹏被外界认为对携程融资和上市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但沈南鹏本人不认为他的背景给携程融资带来多大便利。

事实上,沈南鹏依靠自己的专业背景,为携程获得更有价值的投资,特别是正值2000年互联网寒冬进行的第三轮融资。

第三轮融资前的一个星期,一家VC的投资人还没抽出时间详细阅读携程的BP,沈南鹏向他征询结果,他只看了携程当年从5月到9月的财务报表,上面显示半年以来携程支出的费用是持平的,但营业额却以每月30%的速度增长。第二天一早,携程就收到了这位投资人追加投资的决定。

对携程来说,一块钱的投入将产生多少效益,沈南鹏算的非常清楚。给投资人一个财务报表,他们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携程的第二和第三轮融资中,引入了数量众多的投资者。沈南鹏认为股东结构要多元化,复杂的投资方背景,可以给携程带来资金之外的附加价值。

除了融资、上市,沈南鹏还在携程搞了三次收购兼并,以及“六西格玛” (设计流程,以使携程的服务达到99.9%)。

很少人提及沈南鹏在公司架构和业务流程上所做的贡献。公司有4名创始人,如果每人都发布一个命令,执行力就可能倍受影响。

沈南鹏和梁建章画的最多的就是组织架构图、业务流程图,让每个人的角色和公司流程彻底明确。携程从起家到盈利只用了几百万。这一点经验在日后沈南鹏投资企业时变得极富价值。

2003年12月,携程旅行网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互联网企业的烧钱大潮中烧的最少。上市之前,携程共进行了三次融资,融资总额1000万美元。一直到上市,这笔钱还没有花完。上市之前,公司已经实现盈利。

携程旅行网上市发行价18美元,开盘价24.01美元,截至当日收盘,较发行价上涨15.94美元,涨幅88.56%;较开盘价上涨9.93美元,涨幅41.36%,至33.94美元。一夜之间,“携程四君子”都成了亿万富翁。

成为猎手

过两年,“携程四君子”各奔东西,沈南鹏和季琦陆续退出;2006年,梁建章辞去CEO职位,只保留董事局主席。

沈南鹏此时的兴趣是通过运用自己在携程任职期间积累起来的经验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快速成长。

这时,他遇到了张帆。

2000年,28岁的张帆在美国加入了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两年后带着副总裁兼中国首席代表的头衔,回到国内。随后的3年时间里,张帆先后领导投资了空中网、分众传媒等企业,并对百度的成功上市做了贡献,其中空中网投资80万美元,获得了25倍的回报。

由于投资决策委员会的成员远在美国,在投资前后的沟通上要付出相当多的时间和机会成本。美国的投资委员会成员对中国市场并不熟悉,经常反复讨论仍得不出结论,最终错失良机。

张帆和沈南鹏结识于2003年,源于分众传媒。当时张帆代表德丰杰基金投资分众传媒,而沈南鹏则是分众传媒的个人投资者。

相识之后,张帆和沈南鹏不时在一起交流,对各种项目的讨论,并对彼此的项目判断能力都印象深刻。他们拥有同样的思考方法,在细节上有很好的观察,但能够退回到宏观层面上进行把握。

一次,张帆感慨职位一直升迁,但更像前线侦查员和情报员,从没有获得过投资决策权。他觉得这种模式不适合中国,将自己的苦恼告诉沈南鹏,沈南鹏表达了要创立一支中国本土投资机构的想法,二人一拍即合。

最初摆在他们面前的路有两条: 一是建立完全独立的基金;二是引入成熟的品牌,共建中国基金,最终他们选择了后者。

红杉资本曾经宣称从不投资距离硅谷40英里半径以外的公司,这样做的理由是美国高科技企业大多集中在加州,只要坚持精耕细作,就能长出好庄稼来。但随着竞争的加剧,红杉资本开始走出美国。

2003年,国际主流VC开始进军中国。2004年,红杉资本的两位高级合伙人Michael Moritz和Doug Leone来考察中国市场。在进入中国的问题上,红杉考虑过收购、合资、合作等多种方式,但迟迟未做推进。

据说沈南鹏不是第一人选,红杉资本跟NetScreend的创始人邓锋有过深度接触,没谈成。这时候,张帆和沈南鹏这一对组合才真正开始了和红杉资本之间的谈判合作。最终选择沈南鹏、张帆这对组合,也不止因为他们的履历,还因为双方能在基础价值上的一致性。

在红杉资本的鼎力支持下,张帆和沈南鹏只用了不到2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规模2亿多美元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募集工作。

在很长时间内,两个创业者都不能将全部精力放在寻找项目上,而是用大量时间与美国、中国的合伙人进行讨论,以及进行内部管理。

2005年6月,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成立,投资委员会只有两个成员,沈南鹏和张帆。张帆总结过他和沈南鹏能合作的基础:两个人都属于年轻得志的代表,但他们并不膨胀。

沈南鹏在投行时,并不盲目与同行争夺大单,而是找到了利润率更高、更适合其所在投行操作的垃圾债券。携程的创业经验,则让他切身体会在市场低潮时的艰辛开拓过程。

张帆在20岁出头就经历过挫折,就读于清华仅两年,就随家人迁居美国,没有大学学历,先是进入一家医疗设备领域的创业公司担任底层技术人员,不久后该公司失败,他也失业。日后不断反思这段生活,让他能够更客观的判断问题。

只要看准了项目,沈南鹏和张帆两个人就可以决定是不是要投资以及如何投资,红杉创始人唐·瓦伦坦等红杉资本合伙人只作为顾问提供参考,沈南鹏和张帆拥有绝对的自由。

理智的赌徒

一开始红杉没有什么投资策略,张帆并不担心,「1970年代看红杉,你也看不出来它的路径,但你30年后,反过来看,一切就很清晰。我们的也是这样。」

对沈南鹏和张帆来说,中国的市场太大,机会太多。看到一种特别的商业模式时,他们就忍不住想要投。他们进行广撒网式的投资,涉及互联网社区、汽车导航、保险经纪、农产品、餐饮、卡通、彩票、软件等领域。

这阶段,也投医疗项目。2007年年末,红杉投资了依格斯。依格斯(北京)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的临床研究合同研究组织(CRO)公司之一。

沈南鹏和张帆足够勤奋,他们希望凭借自己找到项目,他们也会使用Cold Call这种古老的方式找创业者,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找到了唯品会。

他们配合默契,除了每周例会,双方每看到一个具备投资可能的项目,都会即时跟对方电话沟通,听取反馈。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最终做出投资决策时的重大分歧。

彼时沈南鹏面临的最痛苦的选择并不是该投什么,而是不该投什么,要不要赚快钱?

沈南鹏是风险厌恶型的人,对于完全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东西,他抱有天生的警惕。他曾说过,假如手上有100元,可能只会拿出20块来赌,一定会预留的。

2005年底,他在会议上与诺康医药的CEO进行了一番讨论,聊过之后感觉「因为不懂,我很难爱上它。」虽然他相信生物医药市场存在巨大的机会,但当时他想不通为什么一家只有一款产品的公司可以生存并壮大,他的本能反应是害怕。

此后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学习相关行业知识,才最终确信自己可以做出投资判断,「运气不掌握在你手里,但你可以通过学习和工作让判断更准确,量化数字,这才是掌握在你手里的。」

尽可能详尽地了解自己所投资领域的专业和知识,让局面可控。

沈南鹏所做的就是一个学习曲线的积累:一方面尽可能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投资深化理解他所熟悉的行业;另外一方面不停地问自己,是否看到了新的可持续成长的行业?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甚至不在意这些新领域是否符合个人兴趣,因为兴趣是可以培养的。

在他看来,每个好的项目,竞争力的角度是不同的,没有先例可以照搬。

沈南鹏总结看项目的角度,对创业团队、行业、商业模型进行多层次的考察。要看创业者的背景、经历,了解客户、合作伙伴对创业者的评价;要尽量拿到行业的统计数据,理解数据,理解行业内的各种政策法规;对于已经进入成长期的企业,财务数据的规范性也是考察的重点。

首先,对企业家的关注总是第一位的,喜欢蕴藏着厚积薄发能量的团队,具备足够强大的信念,在某一个领域浸淫足够长时间,体验过失败与成功。其次,就是市场。具有潜力的广阔市场,无疑会在行业内的企业走向伟大的过程中,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第三,是商业模式。

买下半个中国互联网

2010年,是属于红杉的丰收年,红杉共有8个项目成功实现IPO。

7月1日,高德软件在纳斯达克上市。

8月12日,乾照光电登录创业板,是红杉首个在国内创业板上市的项目。

9月28日,乡村基登陆纽交所,是中国第一支在美上市的快餐连锁概念股。

10月26日,麦考林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的电商公司。

10月30日,利农国际登陆纳斯达克。

11月3日,天津新高地登陆纳斯达克。

11月11日,诺亚财富登陆纽交所。

12月9日,博纳影业登陆纳斯达克。

红杉有了属于自己的光环,被封为“退出之王”,沈南鹏登上了“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榜单榜首。

自2010年起,红杉才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活跃的机构投资者。

红杉刚成立的几年,沈南鹏时常感到压力,因为美国红杉非常出色,但在中国没什么声量。

从2005年9月至2006年8月的一年间,他们投资的十余个项目总额不过5000多万美元,甚至没有单一投资超过1000万的。

此前,沈南鹏更多布局在传统行业。2007年迎来转折,沈南鹏基于判断,明确投资方向。红杉二期主投电商、游戏和O2O,接下来的两年,红杉一半项目都是互联网,总共投了33个项目,其中有麦考林、乐蜂网。

39岁生日那天,沈南鹏许愿希望投资的企业中有10家能上市,结果第二年金融危机来了。

2008年,红杉在北京开被投企业CEO峰会,不少CEO对行业前景悲观。这样的状况,维持三年。

合伙人张帆于2009年离职,但沈南鹏让红杉美国始终坚信他可以掌舵好红杉中国。2010年,沈南鹏记忆中冬天特别冷,他在北京开LP大会,红杉第一个基金和第二个基金的成绩都没有出来,LP会上遇到了很多的质疑。

同年,红杉加大对互联网投资的比重,唯品会、聚美优品、美团都是在这个阶段投资的。唯品会创始人沈亚感慨,沈南鹏至少通过在电商的布局,已把整条赛道都买下了。

尽管市场一度对垂直电商唱衰,但并没有阻碍红杉的投注和沈南鹏的决心,红杉把投资范围扩大到电商服务类企业,给电商提供CRM解决方案的数云科技,为淘宝卖家提供ERP的E店宝,以及做流量导购的美丽说。红杉做的是电商产业链相关的投资。

2012年起,红杉的触角伸向物流快递行业。2013年初,公路货运平台公司安能物流获得红杉630万美元注资。同年年中红杉以3170万美元,买下中通快递10%老股。红杉也是中通快递最早的外部机构投资人,自2013年起连续投资了三轮。

沈南鹏很好地践行了红杉创始人唐·瓦伦坦的投资格言,「赌选手,不如赌赛道。」

这批投资企业中亦有失手,唯品会、麦考林流血上市,好乐买垂直电商面临库存高压苦度行业寒冬,但这都不影响红杉对电商的看好。

沈南鹏认为,任何大板块里的好企业都必须考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对每个业务环节带来的机会和挑战。做电商不要狭义理解为在网上卖东西,而是更多地理解消费者如何因为互联网改变,互联网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版权信息
来源:VCPE参考
版权:转载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ywkj/209693.html
作者:
编译发布:萨特之书
声明:
此文为转载内容,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仅供参考。

用户评论 (0)

0/140
币海网

区块链行业资讯链媒[币海资讯官网]

  Coypright @币海网 · 前海宏创投资(深圳)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