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到股市捡钱去!顶级基金红杉、高瓴、软银都在这么干

全天候科技     转载 · 茨威格的猫   2020-09-21 13:23 星期一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曾经以长期投资闻名的孙正义开始赚起了快钱。

9月14日,软银宣布,将以40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子公司和愿景基金持有的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股权出售给美国芯片公司英伟达。

2016年,软银以314亿美元天价收购ARM,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案之一。彼时,孙正义曾志得意满地说,“随着集团积极寻找物联网的机遇,ARM会成为软银绝佳的战略资产补充和未来增长战略的核心,这是软银所进行的最为重要的投资之一。”

仅仅拿了4年,软银就匆匆将ARM出手了。

据软银向美国金融监管部门提交的持股报告,今年Q2以来,它斥资约40亿美元购买了特斯拉、亚马逊、Alphabet、英伟达、奈飞、Zoom、拼多多等多家科技股。同时,软银还拿出约40亿美元认购了这些科技股的看涨期权。

伴随美股的疯狂上涨,软银持仓的科技股股价飙升,短期获利超40亿美元。

投入80亿美元炒股,一个季度暴赚40亿美元,这让软银极大缓解了资金压力,2020财年第一季度合并财报扭亏为盈,净利润同比增11.9%。

但这也给孙正义贴上了“短期投机炒作者”的标签。有人说,软银的风格越来越像炒短线的对冲基金。

不可否认的是,今年港美股市场的确涌现出大量优质投资标的,顶级投资机构自然不愿意错过这波机会。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文件,过去一直专注一级市场的红杉资本今年8月成立了一支新基金——红杉中国公开市场投资基金,发力二级市场。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这只基金计划投资全球公开交易的股票。

今年2月,高瓴资本也被曝在外部渠道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要加码二级市场投资。

在一级市场乘风破浪的顶级基金为何现在纷纷押注二级市场?这会成为一种新的趋势,被越来越多一级市场的玩家效仿吗?

顶级基金剑指二级市场

魔幻的2020,开年意外遭遇疫情这只“黑天鹅”,实体经济被按下暂停键。迫于形势,VC/PE机构也放缓了投资进程。

令人意外的是,随着国内经济全面复苏,A股形势一片大好,迎来久违的大涨。

甚至有人感叹,“身边的VC一多半都在炒股”、“我买的股票的数量远多于今年投的项目的数量”。

到二级市场去淘金,这不只是一级市场投资者的个人现象,一些头部VC/PE机构也开始行动起来。

今年,高瓴资本在二级市场持续活跃。它先是在年初以旗下投资主体——珠海明骏斥资400多亿元收购格力电器15%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月中下旬,高瓴又以不超过23.11亿元重仓医药外包领军企业凯莱英,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今年2月底,高瓴资本还被曝出通过证券私募平台礼仁投资,在部分银行私行展开募资。

据悉,这次用于募集资金的产品为“卓越长青基金”。该基金并非新产品,而是将不同渠道募集而来的资金全部汇入成立于2018年7月的“卓越长青基金”,由卓越长青基金作为母基金,投资二级市场。

很明显,高瓴资本将投入更多财力和精力在二级市场的股票投资。

在高瓴资本积极布局二级市场的同时,中国市场上另一家顶级基金红杉资本也开始了征战二级市场的步伐。

根据SEC披露的文件,今年8月,红杉中国推出了以美元计价的红杉资本基金。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这只基金计划投资全球公开交易的股票。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成立于2005年,目前管理的基金规模近2600亿人民币。15年来,沈南鹏和他身后的红杉资本中国团队在一季市场投资了500多家企业,几乎投出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同时他们还专注医疗健康、消费品/服务、工业科技几个方向的投资机会。在投资阶段上,可以覆盖种子期、创投期、成长期、成熟期及二级市场。

这意味着,在一级市场,红杉中国积累了丰富的产业经验和深厚的专业能力。这也为他们投资二级市场奠定了基础。从一级到二级,发展为全站式投资公司成为自然而然的选择。

另外,相比一级市场的投资,二级市场的投资标的短线,具有高流动性,且今年的赚钱效应非常可观。

今年6月,红杉资本还向中国证监会相关部门申请《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审批》,这也是首家申请QFII的国际知名创投机构。

有熟悉红杉资本的创投机构合伙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红杉资本此举一个考量就是,旗下不少养老基金、FOF与家族办公室LP希望在配置中国资产时,能涵盖一级市场股权投资与二级市场股票投资等产品。

相比红杉和高瓴,软银在二级市场的快进快出多少有些事出无奈。

由于旗下愿景基金投资WeWork和Uber等项目巨亏,软银股价自今年2月21日起开始暴跌,到3月19日股价几近腰斩,跌幅达49.15%,创20年来最大跌幅。

一向淡定自若的孙正义坐不住了,在媒体面前一改骄傲得意姿态,并开始反思:“投资战术上,我已经开始后悔。”

为了弥补亏损,“赌徒”孙正义将逆风翻盘的希望压在了二级市场。他将出售阿里股票期权、部分T-Mobile股份、旗下电信子公司等筹集来的资金,一部分用于填补业绩亏损,一部分就砸进了美股二级市场。

孙正义的确赌对了。今年8月,特斯拉开始疯涨,从8月11日至8月31日,股价累计涨超81%,市场一度见证了日均突破400亿、峰值566.7亿、换手率高达15.94%的疯狂交易量。

软银另一只重仓股苹果8月涨势也很喜人,到9月1日市值突破2.3万亿美元,超越了整个罗素2000小盘股的总市值,创造了又一个里程碑。

谁能想到,在一级市场以豪赌、长期主义闻名的孙正义,竟然通过短线炒股实现了自救。

一、二级联动将成趋势?

2020年上半年,内地和HK IPO频繁,股市迎来难得的一轮上涨;但一级市场的投融资较往年却冷清了不少,一方面是受经济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近年来创业的门槛在加高,创业热情在退潮,优质项目变得越来越稀缺。

投中信息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VC/PE市场数据报告》(简称“《报告》”)显示,受突发疫情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资本寒冬背景下的VC/PE募资市场再受重创,总交易规模仅631亿美元,约为2019年的三分之一。

机构募资更难了,他们在项目投资上也变得更为理性甚至保守。

2020年上半年,整个中国VC/PE市场投资数量仅1964起,不及上年度全年投资案例的四分之一,而2019年的投资数已较2018年下滑了37.8%。

不仅投资活动明显减少,由于创业者热情降低、早期优质项目减少,机构也开始采取规避风险、聚焦价值投资的策略,在大环境不佳的情况下,优先全力帮扶已投项目抵御疫情冲击。

一个显著变化就是,市场投资重心从早期和成长期项目向后偏移,特别是在2019年后,收购、上市及以后阶段的投资数量有了明显抬头之势。

根据上述《报告》,自2015年起,VC/PE机构种子轮和天使轮投资数量占比明显下滑,特别是到了2019年,占年投资事件总数只有14%;相比之下,A轮-C轮投资整体呈上升态势,2020年上半年占比已达50%;而收购、上市及以后阶段投资事件占比曲线斜率较此前也在扩大。

受市场形势所迫,创业公司和投资机构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如报告所示,有些机构只得放慢投融资节奏,有些机构则看到了二级市场的“火爆”场面,开始寻求在新的市场投资获益。

上半年的二级市场,特别是A股和港股,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

安永发布的《无惧新冠疫情,中国内地和HK IPO活动保持增长》报告显示, 2020年上半年全球IPO活动放缓,共有412家企业在全球上市,筹集资金66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IPO数量和筹资额分别下降20%和12%。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其它地区,中国内地和HK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较小,IPO活动与去年同期相比保持增长,分别占全球IPO数量和筹资额的43%和46%;其中,上海证券交易所夺IPO数量与筹资额双料王,京沪高铁、京东和网易高居全球前十大IPO前三甲。

从新股平均回报率看,上海主板(258%)是新股平均回报率最高的板块。总体来说,2020上半年新股平均回报率比去年上半年增长了近8个百分点,达到196%。

无论是从IPO数量和融资规模,还是从新股回报率来看,上半年的A股和港股俨然是个聚宝盆。嗅觉敏锐的投资大鳄们,在一级市场受阻后,自然会将目光投向增长强劲的二级市场。

有Pe投资人认为,一二级市场联动将成为一大趋势。

不过VC/PE基金向二级延伸依然存在门槛。比如,基金在募集时,协议里就已经确定了投资阶段和方向,GP投资者不能随意更改。但不排除少数机构可以通过沟通,取得LP(基金出资人)的同意。

但在一位VC投资人看来,LP未必同意GP把钱拿去炒股,毕竟,他们自己就能干,为什么还要交一笔管理费,让GP去炒股?

二级市场流动性高、收益见效快,风险同样不小。有了解软银近期期权交易活动的银行家向媒体透露,美股最近大幅回落,又让软银损失不少。赌徒孙正义能在二级市场赢多久,尚未可知。

版权信息
来源:全天候科技
版权:转载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ywcj/190385.html
作者:
编译发布:茨威格的猫
声明:
此文为转载内容,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仅供参考。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