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碾压智商!多家上市公司被83吨假黄金骗取160亿融资!

来源:金融家     转载 · Leora   2020-07-01 14:45 星期三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武汉金凰信托融资违约事件牵扯到多家上市公司,主角武汉金凰珠宝是一家在美上市的珠宝公司,虽然目前市值仅1223万美元,却是湖北最大黄金加工企业;金凰珠宝实控人贾志宏,旗下另一家公司金凰实业,此前曾参与过湖北省大型国企三环集团(不是A股的那个三环集团)的国企混改,而三环集团目前参股的A股上市公司包括武汉能源和襄阳轴承。

事件的另一方,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包括东莞信托、民生信托、长安信托、四川信托、恒丰银行等等。其中东莞信托还是金凰实业的二股东,持股34.78%,果然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坑。

为金凰珠宝假黄金承保的是中国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和大地保险。

好了,事件主角配角都到齐了,接下来我们来好好讲故事。

01、百亿假黄金诈骗案始末

2013年,金凰珠宝第一次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这种方式,与长安信托合作贷款两亿开发地产项目,年利率13.5%。

什么是“黄金质押+保单增信”呢,简单来说,我拿黄金做抵押贷款,并给黄金买了一份儿保险,受益人是你。

通过这种“双保险”的风险控制措施,金凰珠宝和贾志宏在此后几年完成了小饵钓大鱼。

2015年,前面长安信托的贷款到期,金凰珠宝准时还本付息,并在这一年开始扩大杠杆疯狂借贷,为了提升信用资质,还特意为保单内容增加特约保险条款,对黄金质量和重量提供保障。

金凰珠宝的资产负债率开始大幅攀升。根据Choice数据,当年,金凰珠宝的资产负债率从上一年的17.17%,上升到了43.43%。到2019年第三季度,武汉金凰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1.29%。

2016年,湖北省国企三环集团开启混改,引入战略投资者。

多家竞争者围猎三环集团股权,但最终金凰实业从中脱颖而出,这引发了公众对于其资金来源及中标内情的质疑,其中就包括上市公司宁波华翔,还曾向湖北省国资委发过《质疑函》,结果不了了之。

2018年1月,三环集团混改方案批准,国资退出,民资接手。金凰实业通过增资和收购股权以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有限公司99.97%股份,进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襄阳轴承27.93%股份,被称为“湖北国企改革新样本”。

这笔近70亿的交易中,有42亿是向外寻求的融资,其中金凰系旗下的金凰珠宝以黄金抵押贷款为底层资产的信托计划,是融资的一大“主力”。

2018年年底完成股权交割,但实质性交割却开启了无限延期模式。

2019年4月,三环集团纪委书记、党委书记、董事长舒建被查,8月被检察院逮捕。

反贪风暴限制了贾志宏对于三环集团重要资产的处置权限,包括襄阳轴承的全部股权也被冻结。

2019年底,由于资金链断裂,金凰珠宝开始拖欠贷款利息,东莞证券上诉,并于2020年2月末送检之前质押的黄金,检测出所谓“Au999.9足金”实际上是包裹着黄金外衣的白铜合金。

2020年初,湖北省疫情爆发,给了金凰珠宝最后一击,贾志宏的所有政府关系都派不上用场,加之恒丰银行因此前的贪腐案开始清理问题贷款,金凰珠宝的信托雷彻底开爆,多家信托公司开始检测之前在银行存管的“Au999.9足金”,发现全是白铜。

自2015年以来,金凰珠宝以黄金作为抵押,开出300亿保单,获得来自金融机构的融资200亿,未到期融资存量160亿,其中,融资规模超过10亿的有5家,合计超过150亿元,民生信托40.74亿,恒丰银行38.94亿,东莞信托33.7亿,安信信托19.19亿,四川信托18.1亿。

此外,还包括长安信托8亿元、北方信托6亿元、张家口银行1.8亿元、昆仑信托3亿元、天津信托6亿元、中航信托2.9亿元、中经贸易3亿元、融资租赁2亿元、永泰小贷0.59亿元。

事后看来,金凰珠宝假黄金骗贷案在逻辑上有两点硬伤:

其一,金凰珠宝根本不可能有83吨黄金。2019年中国官方黄金储备是1958吨,上市公司紫金矿业年生产量40吨;一家出了湖北就没人认识的企业却拥有全国储备的4%以上,是1100亿市值上市公司的年产值两倍以上,动动脑子就知道不可能。

其二,真有黄金可以直接拿到交易所交易变现或抵押,没必要通过场外抵押这种非标方式,去借“高价钱”。

近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公告称,鉴于会员单位武汉金凰存在违反《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管理办法》及《上海黄金交易所违规处理办法》规定的情形,经审议同意决定取消其会员资格。

有趣的是,此次假黄金事件,中招的基本都是“外地人”,武汉省内两家信托公司――国通信托和交银信托,一分钱没在里面,而像金凰珠宝这样的知名企业,在当地银行也仅有两亿元贷款。

02、人保财险:受益人无权索赔

人保财险和大地保险为金凰珠宝提供企业财产保险。受益人均为信托公司。

今年上半年,人保财险湖北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刘方明被免职。

据悉,人保财险有义务进行理赔,但根据保险条款只能由被保险人也就是金凰珠宝提出,众多信托机构虽然是受益人却无资格索赔。

人保方面表示,目前被保险人武汉金凰并未向人保财险提出任何保险索赔,信托公司等机构提出保险索赔,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

保险合同第26条明确约定:“被保险人请求赔偿时,应向保险人提供下列证明和资料:……”且“投保人、被保险人未履行前款约定的单证提供义务,导致保险人无法核实损失情况的,保险人对无法核实的部分不承担赔偿责任。”除本条明确约定保险金请求权主体为被保险人外,保险合同和特别约定条款,均未约定“受益人”具有保险金请求权。

保险合同第5条明确约定:“在保险期间内,由于下列原因造成保险标的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火灾;(二)爆炸;(三)雷击;(四)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

由于保险合同第7条将“盗窃、抢劫”责任免除,武汉金凰附加投保了“盗窃、抢劫风险”。因此,人保财险依据保险合同约定,只对上述6种原因导致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承担保险责任。

公开-信息显示,在金凰珠宝所的信托产品出现违约后,信托公司纷纷提起司法程序,并且对部分质押黄金、股权进行了查封及冻结。

各大信托公司和人保财险,看来此后也会在法院过招,百亿巨雷,谁也不愿就此吞下苦果。

03、贾志宏其人其事

2020年以来,金凰珠宝作为被执行人案件已达22次,累计执行标的额达102.57亿元,其中有多个标的被重复执行。最大的一笔执行标的达16.36亿元,公司董事长贾志宏持有的金凰系相关公司的股权也已被冻结。

据悉,贾志宏出生于1961年,曾在武汉、广州两地从军。

2002年在人民银行与实体经济脱钩的政策要求下,贾志宏顺势收购了中国人民银行位于湖北的制金厂,并以此为基础创办金凰珠宝。

2007年,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2008年冲击A股未果,2010年改投美国纳斯达克。

据媒体报道,贾志宏黑马两道通吃,湖北当地的金融机构不敢公开得罪他,只能避而远之,不与金凰珠宝打交道。

在湖北金融圈内,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十多年前,贾志宏将金条抵押给某小贷公司,小贷公司老板信仰藏传佛教,去西藏拿金条礼佛,结果回来刚下飞机就接到电话,质问其“为何拿两块铜块欺骗佛祖”,小贷公司老总脸色大变,回来就将黄金全部退回,把钱追了回来。

事情到这里基本上水落石出,剩下的就是牵出更多与此相关的蛀虫,该免职的免职,该追责的追责。

如来佛祖的五指山,据说齐天大圣的逃不出去,不知贾志宏有没有敬畏?信不信鬼神?

版权信息
来源:金融家
版权:转载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ywcj/145587.html
作者:金融家
编译发布:Leora
声明:
此文为转载内容,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