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孙宇晨:自比张朝阳,碰瓷营销,从“成为韩寒”到90后区块链企业家有多远?

来源:    sherry 2019-05-13 14:21 星期一 5,329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在搜集孙宇晨的资料之前,对他最直观的认识,就是波场创始人,币圈有骂他“骗子”的,有不齿于他的营销手段的,也有被他割韭菜的。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90年出生的年轻人,确实很擅长营销,尤其是自我营销。比如这次币安被黑事件,孙宇晨第一个出来力挺,豪迈放话:只要赵长鹏同意,我愿意在币安存入7000个比特币。是不是感觉又帅又酷,简直没谁了?

而在百度百科打开孙宇晨的资料,才发现,波场只是他人生的现阶段,他的人生经历,每一项都金光闪闪。

不仅连续好几年登顶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而且还是一名畅销书作家。很多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却在他身上演化地淋漓尽致。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不断迭代的孙宇晨。


比特币初探

孙宇晨是最典型通过比特币吸引而来的员工和信仰者。2013年4月11日,孙宇晨在《New York Times》上看到一则新闻,两个讹了马克·扎克伯格钱的人,买了很多比特币,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比特币。

中本聪(DorianS.Nakamoto)发明比特币的初衷,就是想走一条去中心化和去监管化的道路。而这种理念对于90后的孙宇晨来说,有种独特的吸引力。尤其是比特币最核心的几个特性:去中心化、分布式、匿名性和黑暗互联网(DeepWeb)。“比特币让我感到很震撼,因为它是世界上第一个提供了无需中心节点就能结算的系统。”

比特币第一次实现了在金融清算中,不用通过中心节点,这个概念让孙宇晨非常震撼。因为一直以来,所有人在货币清结算领域,都没有办法摆脱中心化的节点。于是孙宇晨把上宾夕法尼亚的所有学费都拿来买比特币。

不同于现有货币体系,比特币并不需要中国人民银行或者美联储这样的中心机构来记账,而是采用分布式的结构,使得点对点(P2P)的、透明的、几近免费的支付成为可能。

孙宇晨

孙宇晨本科就读于北大历史系,所以他也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待比特币。他把这视为是一次货币“民主运动”,以前货币归国家统治,就像整个国家都通过国王进行中心化节点的清算,一个生活在伏尔泰时代的人,很难想象国王是可以被选举的,所有人都认为中心化节点的清算是与生俱来的。伏尔泰之所以成为大思想家,是在所有人都相信君权神授的年代,由他第一个提出大家是否可以选出一个皇帝出来,这种第一次颠覆性思想对他触动很深。

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后,孙宇晨选择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就读法律系,这所学校培养了众多商界人才,巴菲特和马斯克都是宾大的校友,同时也是孙宇晨的偶像。

孙宇晨人生的第一桶金是买入特斯拉的股票,短短时间内股票涨了10倍。但他后来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追求。“后来我就把在特斯拉的股票全部都抛了,狂买比特币,然后就收,无论多少钱我都收,只要有闲钱我就收。”孙宇晨说。正是这样的经历,他看到了创新强大的生产力。他每天泡比特币论坛,与比特币圈子的人讨论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就是90年代回国创业的张朝阳

孙宇晨是Ripple的早期员工,2014年,他以Ripple Labs中国区代表的身份把Ripple带到了中国,创建锐波公司,获得了Chris和IDG的投资。

早期,想要买比特币并不容易,孙宇晨当时住在费城,在论坛上发帖称想买比特币,于是认识了后来将他带入Ripple的黄宇浩。

黄宇浩当时是伯克利大学数学系的在读博士,某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孙宇晨,兴奋地说道:“我发现了比比特币更牛的东西。”于是给孙宇晨讲了4个小时的Ripple。不久后,黄宇浩决定加入Ripple。

11月,黄再次联系孙宇晨,告诉他比特币的价格翻了10倍。期间Ripple发生了一次重大的变革——把Ripple的底层技术完全开源,任何人都可以利用。随着对Ripple了解越来越多,孙宇晨毅然决定从费城来到加州,加入了Ripple。

孙宇晨说:“在美国我只是Ripple的一个员工,那个池子我根本就没法游泳,但在中国我才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布道者。”当时,中国的整体交易量已经占了整个Ripple 的50%。

Ripple Labs

他把自己比作上世纪90年代末回国普及互联网的张朝阳,表示要做Ripple价值网络理念的布道者。“人类对于超出自己知识边界的东西,往往会给出难以置信的高估值。”孙宇晨觉得,Ripple给自己提供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不及时抓住一定会后悔。 回国之后,孙宇晨在一间居民楼里创业,用的是当时在美国买比特币赚的钱。

孙宇晨认为,Ripple的价值网络理念是大势所趋,未来在这一网络上奔跑的除了货币,还有可能是积分、里程等其他有价资产。 “即使这一领域最终成功的不是锐波,但能做一个行业领先的布道者对我来说意义是无可代替的。”

 

和V神互怼,碰瓷营销

孙宇晨有多个外号:波场少年、神奇小子、马云门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社交红人”。孙宇晨玩转各种社交软件,他在推特上有100多万粉丝,微博拥有100多万粉丝,波场社群有500多万粉丝,每条留言的评论都数百条,据说波场的海外粉丝90%都是老外。孙宇晨将自己的擅长营销归结为“互动的真实性”和“用心沟通”,而提起沟通,就不得不提他与以太坊创始人的几次互怼,在币圈也被戏称为“碰瓷营销。”

去年,波场TRON宣布正式上线主网公链,孙宇晨还在微博晒出北京办公室108名同事的合影照片,意欲扩大团队,相比之前被外界诟病“作秀达人”,如今波场像是要走实干路线。

孙宇晨一直被外界诟病“作秀达人”,更是在推特上和以太坊创始人V神多次互怼,V神不止一次讽刺孙宇晨波场抄袭,但孙宇晨也不愧营销达人,每次口水大战,总是避重就轻,不纠缠抄袭问题,而是单刀直入地为波场主网上线做宣传,化干戈为“营销”。

孙宇晨营销

去年4月6日,孙宇晨推特发文列举了波场比以太坊好的7点理由。推文发出后,遭到V神留言怒怼称应该加上第8条理由,“TRX复制粘贴白皮书效率远高于原创”。暗讽波场的白皮书抄袭。

随后,孙宇晨连发两条推特回应V神,称“如果Vitalik更了解波场的话,会发现我们已经不仅仅是白皮书写得好,我们已经(在3月31日)上线了测试网络(主网5月31日上线)”。孙宇晨避重就轻,并没有在波场是否抄袭的问题上继续回应,反而为波场5月31日的主网上线做宣传。


以为能变成韩寒

孙宇晨在“2018年中国90后作家排行榜”志红名列第29名,和他一起上榜的还有卢思浩、张皓宸、苑子豪等近两年的网红作家。

他出版过一本书,叫做《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他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分享90后的光荣与梦想,其中不乏“普通人如何挣到第一个100万”这种极吸引眼球的文章,看似很鸡汤,但也不得不承认,对许多年轻人很受用。

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

他曾说自己在北大时是个文艺青年,喜欢针砭时弊。曾不满北大“会商制度”而对其进行猛烈批判,因此登上《亚洲周刊》封面,与他一起的,还有青年作家、《新周刊》副主编蒋方舟。他曾说,“年轻时候的我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我那个时候抱负更大,不仅想引起父母的注意,还想引起世界的注意”。

孙宇晨

孙宇晨连续参加了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直到第四次他终于拿到了一等奖。那时候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韩寒了。”

而后来,他却说自己越来越佩服郭敬明。“我感觉郭敬明的商业模式很符合90后的感觉,90后就是做个性化的东西,90后只取悦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很容易细分市场。郭敬明还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孙宇晨希望给自己打造一个“想赢”的团队,他举了孙悟空的例子。孙悟空大闹天宫,但在护送唐僧去取经的路上,却经常打不赢路上的妖怪,因为天兵天将都是公务员,但路上的妖怪是自己创业,必须自力更生。“所以我要求我的员工都要有妖怪气质。”


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

即便关于孙宇晨有再多的争议,也不能否认他真的有很厉害的一面。即便互联网巨头BAT实现百亿美金市值也走过了将近10年的时间,而去年1月5日,波场的市值达到历史最高值流通市值130亿美金,而孙宇晨表示真实市值可能达到过250亿美金,距离去年7月创立波场,才过了半年时间。

他说自己的微信签名是:年轻时做了很多激烈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注意,长大了做一些平淡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需要。

他说,可能与成为一个英雄相比,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我就是一个很简单想干事的年轻人,我就把自己想干的事情给做成了,这其实就是我现在的90后企业家的精神。”

版权信息
来源:
版权:原创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renwu/51896.html
作者:sherry
编译发布:sherry
声明:
本文为原创内容,所有版权归币海启行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币海启行网并附上本站链接。

用户评论 (0)

0/140
币海网

区块链行业资讯链媒[币海资讯官网]

  Copright @币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