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澳本聪打官司败诉:巨额遗产税让加密市场前途未卜

     原创 · Aries   2019-12-03 17:00 星期二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今天,有段时间没怎么蹦跶的澳本聪出现在新闻版面。

据DailyHODL报道,澳本聪(Craig Wright)和他已故合伙人的兄弟Ira Kleiman之间的官司将进入最终审判阶段。

根据目前案件审理情况,澳本聪将支付对方50亿美元或50万个BTC。

我们先不谈澳本聪割得下这么肥的一块肉该有多么痛心,目前案件隐藏的一个尴尬点是:遗产税。

据悉,澳大利亚对加密的遗产税高达40%,这意味着,如果Ira Kleiman胜诉,那么他必须拿出近20亿澳元来支付这笔税。

有人嚷嚷了:都得到50万个BTC了,20亿澳元咬咬牙上交国家也不是不可以啊!

话虽如此,可咱们关注点别跑偏嘞。

问题不是Ira Kleiman愿不愿意交这笔遗产税,法律规定也由不得他,关键是他有没有20亿澳元现金。

如果有,那么他就可以避免出售BTC的大量股份来支付这笔税。如果他没有那么多现金,他将不得不出售大量BTC。

因此,有业内人士担忧,这种抛售行为可能会导致市场崩溃。

市场崩溃

PlusToken当初跑路之际,其可能砸盘的行为就一度引起市场红色警戒。

当时,同时有好几家审计机构密切追踪Plustoken钱包的流向,各大主流交易平台、海外市场准备随时封锁其相关异常账号。

有读者可能对于澳本聪和Ira Kleiman这场堪称“持久战”的官司一知半解,我们先简短的梳理下。

2003年,澳本聪和计算机天才Dave Kleiman在某论坛相识,随后两人不断讨论交流。

澳本聪当时很是欣赏此人,曾在邮件中这么说:“你总是在我身边,Dave。

Dave Kleiman确实有让人折服的资本,他在而立之年突遭变故彻底瘫痪,坐在轮椅上潜心探索加密技术,先后出版了10本与计算机、安全和密码学相关的书籍。

Dave

这还没完。除了写作,Dave还考取了一大堆普通人难以获得的专业证书:信息系统安全架构专业人员(ISSAP®)、认证系统工程师(MCSE)等等。

可以说是身残志坚且智慧过人的典型正面教材。

2011年,Dave Kleiman和澳本聪在佛罗里达州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的公司,开始挖掘比特币。

2013年3月,Dave因病死于家中。

而那时,两人合伙的公司已经挖掘出110万枚比特币,也正是文章说的这场官司的始作俑者。

Dave走后,他弟弟Ira Kleiman负责处理善后事宜。

澳本聪那会儿是这么跟Ira Klaiman说的:

“我和Dave共同创造并拥有大量比特币,你哥哥生前已签署部分文件,同意在其死后将自己持有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转让、出售或归还给我。”

年轻懵懂的Ira Kleiman当时跟大多数人一样没意识到比特币巨大的潜在价值。

2018年,比特币价格比起诞生时期飙升好几倍,Ira Kleiman越想越觉得亏大发,那可是110万枚比特币啊,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澳本聪牵着鼻子走呢?

于是,他再次仔细翻阅了澳本聪提供给他的那些文件,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些文件中Dave Kleiman的签名都是伪造的。

写到这儿,笔者忍不住想吐槽一句:澳本聪牛比。

2018年初,Ira Klaiman决定起诉澳本聪,并将案件提交给了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

鉴于原被告双方合作关系非常复杂,证据问题等种种原因,这场官司一打就是一年多。

案件审理过程中的曲曲折折笔者在此不多赘言,总之,双方的焦点在于两个方面:

澳本聪与Dave Klaiman合作公司挖出来的比特币和关于比特币知识产权的归属问题。

这点又引出了另一个关键问题:中本聪到底是谁?

澳本聪坚称自己是中本聪,所以独享比特币发明的知识产权,原告Ira Kleiman认为中本聪是他哥和澳本聪俩人的合称,因此澳本聪非法独占了比特币知识产权收益。

澳本聪

关于中本聪之谜,比特币代码库最早的贡献者之一Jeff Garzik,曾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Dave Kleiman就是比特币的最初创造者。

法院曾要求Garzik提供所有可证明Dave Kleiman就是中本聪的文件、通信记录以及协议等。

说个题外话,还记得今年下半年,沸沸扬扬的中本聪自证事件吗?

又一位自称是中本聪的神秘人在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网站进行自证三部曲,噱头很足,结果又是一根假聪!

让中本聪的各路粉丝骂了个狗血淋头,心碎一地。

今年826日,这场涉案金额极高的官司终于有了要落幕的眉头。

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对此案作出裁决,判定Craig Wright(人称 CSW 澳本聪)须将其在20131231日之前持有的 50%BTC和相关知识产权交予Ira Kleiman

陪审团审判和将在明年3月举行的最终审判程序还有待敲定,但此案基本已成定局。

看到这里,大家基本知道整个事儿的前因后果,也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业内人士担忧这场官司的最终审判结果可能会导致市场崩溃。

本案涉及的不仅是比特币相关技术专利的归属权,更重要的是后续大额比特币的流向问题。

如果赢家Ira Kleiman真的拿不出现金上交遗产税,那么他要么想法儿从其他渠道凑钱,要么干脆利落的放弃继承(这点我是不信的)。

最坏的打算,就是他通过短期内大量抛售比特币获取资金。

加密货币市场想来波动性极高,某位大鲸的进出场或者某笔巨额转账都会对市场造成影响。

价值20亿澳元的比特币短期内砸向市场,其效果不亚于搬起一块百斤重的石头砸入一个小水坑。

关于这点忧心,我们虽败犹不认命的嘴炮王澳本聪也在庭审中和面对媒体时多次强调:

“我曾经拥有价值 100 亿美元的比特币,但我从来没有动过它。现在好了,有人会倾销比特币——当你找到一只大猩猩的时候,千万别把它踢进一堆坚果里。”

不过澳本聪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可是bsv那伙儿的领头羊,这100多万枚比特币,现在没动,迟早要动!

再进步一讲,这110万枚比特币是不是真的存在也还不一定呢。

Ira Kleiman,未来如果继承了哥哥的大笔财富后,真的会不顾市场祈求和哥哥的心血,让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地动山摇吗?

点击关注币海启行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

版权信息
来源:
版权:原创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lkyy/71121.html
作者:Aries
编译发布:Aries
声明:
本文为原创内容,所有版权归币海启行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币海启行网并附上本站链接。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