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金斯伯格去世,特朗普要补高院空位,左派激动情绪崩溃

     编译 · 鲁克   2020-09-23 19:59 星期三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特朗普可能会在明年总统就职日之前,确认新的大法官填补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简称RGB)因去世留下的高院席位。特朗普的这个举动引发民主党及其支持者的排山倒海愤怒和歇斯底里的谩骂,舆论哗然!

不过,在经过了他们所谓的「博爱」之夏,如此过激反应是其实也是在预料当中的。如今,他们威胁说,如果共和党很快填了高院这个空缺,他们会「将它(国会)全部烧了!」

歇斯底里的金斯伯格(RBG)信徒,周六晚上在华府守夜,扬言要发动「内战」。

「要杀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威胁,在推特上甚嚣尘上,数十名警察如今不得不守在麦康奈尔在肯塔基州的家周围,因为已经有抗议者袭击了他的家。

 在社交媒体上,扬言要「冲进白宫,把它烧成灰烬」的人,不仅仅是一些不知名的疯子。

还有知名自由左派人士,好莱坞演员拉斯•塔布林在推特上写道,「你要是胆敢在这时候找人顶替她,那么,一场战争不可避免!」育儿指南作者亚伦戈维亚(Aaron Gouveia)写道。「F*!不! 直接把它烧了!」

威斯康星道德委员会 ,斯科特•罗斯(Scott Ross) 写道,「如果制止不了,就直接烧了」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 副教授埃米特·麦克法兰(Emmett Macfarlane)写道「先把国会烧了,免得特朗普在高院任命新的大法官」

《华-盛-顿-邮-报》自由撰稿人劳拉·巴塞特警告说『如果麦康奈尔将自己的人硬塞进高院』,他会站出来,「暴-乱不可避免,会有更多更大规模的暴-乱」

 是的,因为已经有暴-乱,纵火,抢劫,攻击,恐吓,甚至谋杀,这些堕落的左派分子使用暴力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但是,正如他们整个夏天所作所为那样,民主党领导人并没有呼吁人们保持冷静,而是鼓励这种矫情。

 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在一段社交媒体视频中说,「让这个时刻,让你变得激进起来。」

她声称,「民主制度和气候问题」都面临危险,「我需要你准备好……我们能够而且必须战斗。」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傲慢地宣称,金斯伯格(RBG)在她临终前留下了「指示」,不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人来接替她的最高法院职位。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敦促奥巴马做出「激烈」回应。

周日,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拒绝排除通过弹劾,来阻止特朗普获得第三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可能性。当美国广播公司(ABC)的乔治•斯迪法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对她,提到弹劾时,她说「我们有我们的选择。我们的箭筒里还有很多的箭,我现在不打算讨论这些。」

 更加过份的是,拜登在周日的表现,可谓是夸张。

 他从自家的地下室,开车40分钟,来到费城的一个大厅,然后,靠着提词器,宣读了一篇煽动人心的演讲。

 和奥巴马一样,他要求参议院要听金斯伯格 (RBG)所谓的临终遗愿!并警告「要行动与反制,不再忍耐。如果共和党参议员继续他们的老路,继续沿着危险的道路走下去,…一场宪政危机就要爆发,这个危机会将我们推入深渊……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特朗普总统对我们民主制度的上海可能是致命的!」 他竟然警告说,「选民们……绝不会容忍这种滥权,我们国家要团结起来」

我们且忽略他曾说的「在我结束演讲前,可能目前有2亿人死于新冠并发症」,但我们,不能忽略这个可笑的说法「我们不能继续改写历史,扰乱规范,忽视我们珍视的(权力)制衡体系。」

他可能没有注意到,但唯一「改写历史」的人是民主党和他们的支持者——『1619计划』有人知道吗? 至于扰乱规范,民主党人一再表示,他们希望在最高法院中安置更多的「自由左派法官」,以稀释共和党任命的『宪-法原教旨主义者』的影响力。因此,他们想要将把大法官人数增加到15人,而不是自1868年以来的标准「 9人」。

他们还讨论要废除选举团制度,给予「波多黎各」和「华府地区」的州的地位,还想将加州划分为三个州,以无-限-期地巩固他们的权力。

这可不是扰乱规范,而是用大锤砸碎规范。

民主党人绕过了既定的规范,将最高法院变成了前助理检察官安德鲁·麦卡锡所说的「九人超级立法机构」,以实施他们无法通过民主手段实现的「社会变革」。

最高法院的法官确认过去是基于功绩。当拜登成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时,情况发生了变化。1987年他主持了听证会,诋毁罗伯特·博克法官,1991年,他又对克拉伦斯·托马斯法官动用的「高科技的私刑」,后来加入了诋毁布雷特·卡瓦诺法官的运动。

 正是民主党人把大法官提名变成了『饥饿游戏』。传统基金会发现,反对『特朗普这次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的程度是之前总统提名的20倍,尽管,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对特朗普的评价与前任相当。

2013年,民主党人打破了另一项规范,当时的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采取了『核选项』,废除了提名时的冗长辩论,最终导致了,目前,参议院共和党人只需简单多数就能确认金斯伯格((RBG)的继任者的状况。

所以,请再不要讲『扰乱规范』

煽动暴力、打破规范、拒绝接受2016年大选的结果——这些种种不良行为已经导致了民主党目前的困境。

他们担心自己无法赢得大选,担心在接下来一代人的时间里,奥巴马「进步主义」的计划及行动会彻底被抹去。

让他们绝望的是,周六晚上特朗普在北卡罗莱纳的集会上,最有激情的口号就是「要补金斯伯格的席位」,总统可不是一个逃避战斗的人。

他将提名一名女性候选人,麦康奈尔还在考量是在大选前还是在12月之前,确认提名,才能得最大的竞选优势。

民主党人现在不得不开始考虑,如何妖魔化一名「卡瓦诺式」的女性候选人,并玩所谓「郊区妇女」选区的概念。他们在选前所表现出的所有丑恶的愤怒,都是对有感情的美国人的一种蔑视。

相关阅读:

置顶金斯伯格去世:大法官对美国有多重要?

大选前保守派大法官上任已成定局!

版权信息
来源:
版权: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lkyy/192128.html
作者:Miranda Devine
编译发布:鲁克
声明:
此文为国外媒体翻译内容,翻译准确性仅供参考,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