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是的,2021年可能会更糟

AIER     编译 · Raoul   2020-09-22 12:00 星期二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我注意到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人都在期待2021年的到来。虽然不想扼杀大家的希望,但是,2021年可能比2020年更糟糕。

为什么?因为新冠疫情的限制可能会变得更糟。

那能糟成什么样子呢?新冠肺炎几乎只在纽约市引发了一场合法危机,而这一切都是在州长科莫(Andrew Cuomo)「养老院杀人」政策的「帮助」下发生的。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实施太多这样的「帮助」政策,因为新冠病毒致死的大多数本来就是体弱多病者和老年人。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不是前两个流感季节相对较轻的话,这些人很可能原本就会在一两年前死于流感。此外,新冠死亡人数也是一直存疑的,连死于摩托车事故和晚期癌症的人也能计入到里面。

美国的死亡率是预期的109%,但要分析出为什么高出这么多很困难,因为封锁增加了自杀和虐待导致的额外死亡,与此同时又减少了机动车和其他事故造成的死亡。与新冠肺炎致死、老死及其他并发症致死相比,封锁导致的死亡人数可能永远无法得到确切的统计数据。

哪怕是统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数据也是有问题的,因为许多感染了新冠肺炎的人,特别是早期感染的,并没有进行正式的检测。另一方面,以前备受尊敬、现在声名狼藉的《纽-约-时-报》报道说,检测出来的大多是假阳性,因为结果超级敏感,即使感染病毒的症状与妊娠反应大不相同,也只能给出二进制的「是」或「不是」反应。而量值对衡量这个病毒的传播至关重要。

正如我之前指出的,另一个问题是,病毒的传播通常是不明显的,所以「那些」我们要听他们话的科学家们,从来没有真正尝试过这么近距离地追踪一个进化中的多基因语言群体,而他们显然仍对这一点一无所知。但这并不是要对新冠病毒感到恐慌的理由;我们更有理由对领导人的理智和意图感到恐慌,而他们也需要为破坏我们的公民自由而付出代价。

简而言之,尽管病毒的致命性已不像开始时那么高,再加上治疗状况有所改善(例如在3月份,我们还没有如此迅速地给患者用上我们迫切需要的呼吸机),以及新冠疫情似乎在许多国家结束了,但政客和媒体还在继续挑起不确定性,他们希望利用这种不确定性在公众中引发恐惧,并让公众能继续遵守政府的封锁命令、让学校继续停课等。如果你周围大多数人仍然坚持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仿佛这样就有了护身符并能玩角色扮演一样,那么,哪怕你是一个理智的人,哪怕你相信这些都是胡说,也于事无补。

如果你觉得不太可能采取更多的抗疫限制措施,就看看澳大利亚正在发生什么吧。澳大利亚正在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技术警察国家,上个月,有报道称墨尔本政府将部署无人机捕捉不戴口罩的人。这个所谓的努力的目的是,使人们免受不会造成的,甚至不能造成的伤害。

澳大利亚查口罩

最近,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作出裁决,认定该州的新冠封锁是违宪的。虽然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但为什么花了这么久时间才有结果?4月中旬,我就曾呼吁以正当程序(第5号和第14号修正案)为由,抨击封锁的合宪性,但只有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在5月给出了恰当而迅速的回应。

新冠封锁违宪

然而,宾州州长沃尔夫(Tom Wolf)深陷权利的游戏无法自拔,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要求暂缓执行法官的裁决,让各种限制措施继续生效,而他本人也将就这一裁决向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意思是,他希望法院的裁决在他可以上诉之前不生效!这一胆大包天的举动,应该会让那些认为情况不会变得更糟的人感到不安。

目前尚不清楚,至少在2021年到来之前,我们不清楚强制口罩令和相关的保持社交距离措施是否会与居家令和其他核心封锁措施一样被取消。正如塔姆尼(John Tamny)最近在文章中指出的那样,

新冠推崇的政治意味远远超过了信徒们此前乐于承认的程度。

基本上,一开始还很和平的抗议活动,到最后都可能演变成暴力示威。

比起新冠病毒,美国的暴力示威历史悠久,哪怕是抢劫零售店、焚烧建筑物和占领警察局,都让人觉得像是在公园里散步一样随意。由于我们没有能力也不愿意去限制联邦政府的权力,而总统选举中又有太多的利害关系,所以无论哪方在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中失败,都有动机去刺激他们的支持者。没人知道这种刺激会在哪里结束,但已经有可怕的历史先例摆在那里了。

美国早期的许多暴力示威都是相当致命的,真材实料的炸-弹和炮弹,跟雨点一样四处飞溅。而它们炸毁的通常是关键的基础设施,而不是摆在那看看的雕像。例如在1837年,被称为「火柴党」(Loco Focos)的激进民主党人,为了党派利益煽动群众发起抗议,但当纽约市市长遭到棍棒、砖块和冰块的攻击后(你以为这些都是安提发吗?)后,暴力开始升级,变得越来越不理性。

Loco Focos

愤怒的暴力示威者攻破了面粉批发商哈特(Eli Hart)的防线,几乎搬空了他的仓库,仅仅因为他们认为面包价格太高了。此外,他们还同样非理性地承诺只接受硬性货币(金银),而不接受银行货币(纸币和存款),要想买更多没有被黑森瘿蚊、霍乱和大火污染过的面粉,只能用前者;而之所以会起大火,不是因为全球变暖,而是因为允许太多干燥的木材堆在一个地方(曼哈顿)。那句关于重复历史的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现在再来想象下2020年的混乱:「杀手大黄蜂」(murder hornets)、新冠封锁、暴力抗议等诸如此类的内忧,但是要再加上敌人的飞机在上空盘旋、导弹入境等外患,因为我们也在与伊朗、或中国、或俄-罗-斯、或朝鲜、或者全部这些国家交战。

通常情况下,没有国家想与美国对抗,因为美国已经证明了它的意图和能力,不管需要多少万亿美元,美国都可以入侵、占领甚至摧毁其他国家。但政府目前还有数万亿美元的余钱吗?尤其是如果选择主动出击的话。在二战期间,日本想要点燃西部森林的策略不堪一击,但现在,这个想法实施起来可是令人毛骨悚然得容易。

此外,美国的统治者可能很有兴趣在这个时候煽动一场战争,以转移人们对国内困境的注意力。他们貌似有一个愚蠢的误解,那就是战争「对经济有利」。这听起来很疯狂,确实很疯狂,但也就是我们正在谈论的这些「聪明人」,放弃了促进增长的自由贸易共识,转而采用关税、产业政策和反价格欺诈法!

最近,当我重读罗伯特·尼斯贝特(Robert Nisbet)的《权威的暮光》(Twilight of Authority)时,我突然想到了战争的场景。尼斯贝特(1913-1996)是一位历史社会学家,曾在好几所名校任教,同时也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研究员,他认为西方文明可能很快就会崩溃,进入一个新的黑暗时代。

《权威的暮光》(Twilight of Authority)

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由于放松管制、更理性的贸易政策以及靠电信革命带来的生产率提高,美国的社会经济命运有所改善,他的这本书也就没起什么水花。但在2020年9月这个时候来看,他的书似乎是有预见性的。看看这令人不寒而栗的开篇:

在西方历史上,暮光时代周期性地出现。制度的衰落和侵蚀过程比其起源和发展更为明显。许多人的道德秩序中出现了真空。人类的忠诚,从习惯的土地上连根拔起,然后就地打滚,因为没有任何计划或更大的目的去修复它们。个人主义与其说表现为成就和进取心,不如说就是利己主义和纯粹的表现主义。从大退化到小、从高尚退化到草根、从集体退化到个人、从客观退化到主观,这是稀松平常的。人们能普遍感觉到价值观的堕落和文化的腐化。与社会的疏远感也会很强烈。

尼斯贝特将暮光的征兆成为「圣痕」,就是圣痕导致了军国主义的黑暗时代,因为战争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摆脱「经济危机、政治分裂和无法容忍的社会瓦解」的手段。但战争的恐怖会在暮光时代被忽视,因为「一股蔓延着的非理性浪潮」吞噬了「大众写作和哲学写作」。

最后来点安慰吧。

虽然「一年」是根据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的时间来定义的,但新年开始的时间是随意的,而且随着文化(比如中国的新年或犹太新年)和时区的不同而不同。事实上,在西方基督教世界里,新年通常从3月开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月份的词根与它们现在对应的数字不一致:sept = 7,但现在September指的是一年中的第九个月;还有oct = 8、nov = 9、dec= 10,都是这个道理。

所以振作起来, 2021年只是一个文化建构。世界肯定会改善的,只不过不是在特定的哪一天,而是当我们所有人都决定让它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的时候。

相关文章:

严厉的封锁政策和关闭社会是没有必要的

数据显示,封锁已造成21,000人死亡

波特兰骚乱持续,地方公诉人不作为,特朗普坐不住了

版权信息
来源:AIER
版权: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lkyy/190660.html
作者:Robert E. Wright
编译发布:Raoul
声明:
此文为国外媒体翻译内容,翻译准确性仅供参考,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