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经济学视角:个人防疫,个性的选择成本最低

     编译 · 鲁克   2020-09-21 19:37 星期一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 (Ronald Coase) 作为学者,可谓是才思泉涌。

他最开拓型的发现是:他认识到,一个人的行为对另一个人的福利所造成的任何的,所有的影响,都是由两个人共同引起的。所以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说,所有的外部性都是双边的。

正如我们在前一篇文章中所解释的,这种现实并不意味着每一方都应该为造成不良后果负责。「责备]一词暗指「错」的行为。只有当某人违反他或她的职责,或干涉他人的权利,违反他们的财产权利时,才是「错的」。

回到我们上一篇文章中的一个例子,因为你住的公寓的租户有权在晚上不受噪音的影响,如果你的邻居汤姆在午夜练习大号,他会因为让你睡不着而受到指责。我们说“造成”伤害的一方是汤姆。把伤害归罪于汤姆,并把他说成是造成伤害的原因,这没有错,尽管事实上,在物理意义上,你遭受伤害是因为你选择住在那间公寓里。你可以通过搬家或者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安装昂贵的隔音装置来避免这种伤害。

然而,因为能够以最低的代价防止这种伤害的人不是你,而是汤姆,所以我们将汤姆确定为它的“原因”。因此,防止伤害的责任落到了他的身上,而不是你。总的教训是,我们希望以成本最低的方式处理人际交往中产生的问题。

阻碍社会发展的巨大代价

我们人类有很多互动。我们的繁荣只有通过商业、社会和亲密的互动才能实现。我们越和平地互动,我们就越繁荣。这一事实解释了为什么商业社会中的城市比乡村更有活力、更受欢迎、更繁荣。但是,就像增加的互动为共同利益创造了更多的机会一样,它也增加了我们无意中伤害彼此的风险,有时甚至是悲剧。

这种无意伤害的风险都可以通过我们每个人成为「隐」士,而完全消除——所谓与世隔绝,最多只和直系亲属交流。经济学家所说的“负外部性”——陌生人在交往时无意中伤害彼此——将会消失!当然,由于这种孤立,我们大家也会变得难以想象地贫穷。在我们这些为数不多的,想要过好人生的人当中,很多是可能宁愿死去,也不要没有朋友,没人交流。

这样的存在对人类来说是不舒服的。我们天生的社会性——包括亚当·斯密所说的[卡车、易货和交换的倾向」——不断地将我们聚集在一起,以获得快乐和利益。当这种互动受到限制和阻挡时,我们都会损失。

当我们在互动时,我们要处理「无心伤害彼此的风险」,其方法是将责任——通常是法律责任——分配给那些能够以最低的成本防止疏忽伤害的人。虽然我们可以通过禁止所有互动来完全消除,但我们离采取如此极端的措施还很远。这样做的代价太高了。

然而,在2020年的居家庇护令和其他非药物干预措施(NPIs)背后的一个隐含假设是,它们是预防冠状病毒造成危害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手段。但是,一项阻碍广泛经济领域发展、阻碍复杂而微妙的社会互动模式的政策,不太可能成为防止冠状病毒危害的一种经济的手段。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这一政策相当于解决你的公寓大楼的噪音问题,通过强制疏散所有居民,而不是让汤姆不吹大号。

个人防疫(个性化的选择)

还有另一种方法,没有被采纳的方法,甚至好像都没有考虑过。这种更好的方法——这种更具成本效益的方法——是允许每个人选择自己的方式和保护自己不受病毒感染的程度。我们称之为有个性化选择的「个人防疫」

把被感染可能性推到极致,任何一个人都应该受到完全的保护: 当要冒险进入他人的公司时,自己一定要穿着危险防护服。穿戴者将得到切实的保证,永远不会感染冠状病毒。

听起来不切实际,极端,疯狂,不是吗? 但是,这种选择是否会比,那种无限期地关停社会的方方面面,更不切实际呢?这种选择是否比授予政府,那种几乎无限的警察国家权力以压制普通人的活动,更极端?

强迫我们当中最害怕、最易受影响的人自己采取预防措施,包括(如果他们愿意的话)穿防毒服,是不是比阻止成年人上班、孩子上学、每个人以熟悉的方式社交更疯狂?

时代广场空无一人,体育赛事在空旷的赛场上进行,幼儿园学生在网上上课,有些政府建议在做爱时戴口罩,这样的世界会不会更疯狂呢?

这样的成本是多少呢? 在IndustrialSafety.com网站上,危险品防护服的售价为200美元。因此,为美国的每个男人、女人和儿童提供一套防毒服将花费不到700亿美元。好吧,给每个美国人留两套这样的套装,以防其中一套坏掉,那就是1400亿美元。这个数字还不到美国政府到7月份针对新冠疫情直接支出的10%。当我们把经济产出损失、社会参与损失、癌症患者和其他因封锁而失去生命的人的损失加在一起时,这1400亿美元就显得更加无足轻重了。

我们的重点并不是建议每个人都穿上防护服。相反,它解释了政府对社会交往的限制并不是保护人们远离冠状病毒的唯一手段,甚至不是最便宜的手段。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保护自己,而且代价是可以承受的。

个人防疫允许每个人根据他或她的个人风险偏好调整他或她的保护水平。那些极度厌恶风险的人可能会选择穿上防护服。然而,大多数人会选择较低程度的保护——例如,戴N95口罩和乳胶手套,或者自愿就地避难。风险厌恶程度较低的人会选择较低程度的保护。有些人——那些认为被新冠伤害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的人——可以完全不采取预防措施。

重要的是,在个人防疫下,每个人都要承担他或她的决定的成本和收益,因此不应因对他人造成伤害而受到指责。因为你可以在负担得起的成本下,自己选择你想要的保护程度,而不能强迫任何人以降低你感染的风险的方式行事。无论我们个人选择何种程度的保护,我们每个人都将受益,也将付出代价。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可以被合理地说成,是把成本强加给别人。因此,处理该病毒的总费用将减至最低。

简而言之,对于政府策划的NPIs来说,这是完全无效的。

其他的考量

为什么科斯被忽视了,而人人防疫从未被考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继续拒绝它呢?我们只能推测答案。在我们的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提供一些相关的推测,来结束我们对个人防疫的合理性证明。

相关阅读:

经济学视角:科斯和新冠

版权信息
来源:
版权: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aier.org/article/coase-and-covid-the-individualized-option/
作者:Lyle D. Albaugh & Donald J. Boudreaux
编译发布:鲁克
声明:
此文为国外媒体翻译内容,翻译准确性仅供参考,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