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新冠病毒抗体三周内迅速消退,疫苗还是我们的希望吗?

Express news      编译 · 鲁克   2020-07-18 15:58 星期六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原题:With coronavirus antibodies fading fast, vaccine hopes fade, too

作者:Peter Fimrite,《旧金山纪事报》特约撰稿人。推特:@ pfimimrite

令人不安的新发现是,「对冠状病毒的永久免疫也许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一发现挫败了人们对疫苗的开发的指望,而坚定了UCSF及其附属实验室的科学家们的决心,也就是「专注于对新冠治疗」。

最近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几项研究表明,人体不会保留感染期间积累的抗体,这意味着在人们康复后可能对新冠病毒(COVID-19)没有持久的免疫力。

强抗体在疫苗的研制中也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分子生物学家担心,控制这种疾病的唯一方法可能是治疗感染者感染后的症状,以防止最严重的损害,包括炎症、血栓和死亡。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定量生物科学研究所(UCSF’s Quantitative Biosciences Institute)主任、分子生物学家奈文·克洛根(Nevan Krogan)说:「我只是不认为疫苗会很快问世。」该研究所与100个研究实验室合作。「人们确实有抗体,但抗体正在迅速消退。如果抗体减少,那么很有可能疫苗的免疫力也会减弱。」

最新的坏消息来自伦敦国王学院(King 's College of London)的科学家,他们对英国90名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的研究发现,「抗体水平在症状出现三周后达到峰值,然后急剧下降。」

研究显示,「60%的患者体内发现了强效抗体,但只有17%的患者在三个月后仍能保持同样的效力。在某些情况下,抗体完全消失」。这项研究在周六以预印本的形式发表,这意味着它还没有经过同行评审。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对新冠病毒(COVID-19)的免疫是短暂的,该报告是其中最新的一个。

6月18日发表在《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上的一项中国研究也显示,冠状病毒抗体大幅下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重庆医科大学对74名患者的研究显示,超过90%的患者在感染后两到三个月内抗体数量急剧下降。

剩余的抗体仍有希望提供一些免疫力,但研究中观察到的快速下降让世界各地的传染病专家感到惊讶和沮丧。如果三个月后数字继续下降,这可能意味着人们将会年复一年地感染冠状病毒。

但到目前为止,只有零星的再感染报告,没有全面的研究证实它可能发生。专家表示,这种疾病出现的时间还不够长,不足以确定「这种疾病可以不止一次的重复感染」。但是其他种类的冠状病毒,比如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提供了线索。

对四种导致感冒的季节性冠状病毒的研究表明,尽管人们会产生抗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免疫反应下降,人们再次变得容易感染。科学家们怀疑,感冒症状的严重程度是由于以前的感染而减轻的。

旧金山加州科学院(San Francisco 's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的科学主任香农·贝内特(Shannon Bennett)说,“抗体的减少影响了疫苗的开发。”“在自然免疫没有真正发展或持续的地方,疫苗项目不太可能轻易成功或实现。”

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其他冠状病毒感染是否会帮助人体抵抗新冠病毒(COVID-19)。

Bennett说:「我们对这种病毒产生保护性免疫的理解,以及它如何与过去对其他冠状病毒的免疫相互作用,仍在发展中。」「人们不应该假定自己有免疫力。」

最近的发现尤其令人失望,因为今年春天“中和抗体”的发现很有希望,这种抗体可以攻击病毒的冠状突起,防止它们劫持人类细胞。 流行病学家在不到5%的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中发现了这些中和抗体,他们希望将其分离并用于接种其他人,这是完整疫苗的前体。不幸的是,最近的研究表明,这种超强抗体也会消失。

中国的研究发现,在三个月内,有症状的冠状病毒患者中和抗体下降11.7%,无症状患者下降8.3%。「这些是你想要的,但它们就是不常在身体里」克洛根说,他也是旧金山生物医学研究实验室格拉德斯通研究所(Gladstone Institutes)的研究员。「它们在我们体内停留的时间不足以防止再次感染。如果这种情况只持续六到三周,那就不好了。」

传染病专家说,即使疫苗已经生产出来,要让所有人都接种疫苗也需要数年时间。如果疫苗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失效,就需要周期性的增强剂,就像流感疫苗一样。

所有这些都强调了有效治疗的必要性。

四年前创建的Krogan的定量生物科学研究所一直在研究SARS-CoV-2的基因组,并在培养皿中测试病毒蛋白如何与人类细胞相互作用。SARS-CoV-2是导致新冠病毒(COVID-19)的特定冠状病毒。

QBI冠状病毒研究小组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下属的至少40个实验室组成。该小组的研究员丹妮尔·斯旺尼(Danielle Swaney)说,他们的想法是在这种疾病进入人体后找到对抗它的方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细胞和分子药理学助理教授斯旺尼说:“我们的全部方法是找出是什么病毒劫持了病毒,以及可以开发出什么药物来逆转这种持。”“基本上,我们试图消除病毒赖以生存的东西,这样它就不能再靠此生存了。

一种可能的干预目标是一种嵌在人类细胞膜上的SigmaR1受体,Swaney说冠状病毒会与该受体相互作用。SigmaR1基因在内分泌、免疫和神经系统相关组织的功能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发现,如果我们使用降低人类细胞中SigmaR1水平的药物,病毒就不能在这些人类细胞中复制」Swaney说,并补充说,许多其他潜在的有影响的受体正在研究中。

一种针对SigmaR1的药物是羟基氯喹,斯旺尼说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它会引起心脏问题。今年6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撤销了羟氯喹的紧急使用许可。尽管存在担忧,但特朗普总统一直在吹捧羟氯喹。

克洛根说,关键在于找到几种对抗病毒的药物,并创造出一种鸡尾酒,就像HIV-AIDS患者用来控制感染的治疗组合一样。克洛根说,研究人员目前正在仓鼠和老鼠身上测试药物,不久将在猴子身上进行试验。他说,他希望能在今年年底研发出这种鸡尾酒。

他承认,这将很困难,因为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表现出很多不同的症状,有些症状在病毒消失后很长一段时间仍在持续。

人们报告了视力问题,神智不清和记忆问题。在新冠病毒(COVID-19)最初症状消失很久之后,许多患者出现了慢性疲劳、心脏问题、肺损伤、凝血以及头晕和意识模糊等神经系统症状。

流行病学家认为,最严重的病例是人类免疫系统反应过度的结果。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说,他们认为这是导致类似川崎病(Kawasaki disease)的炎症反应的原因。接触过冠状病毒的儿童最近一直受到川崎病的影响。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贝尼奥夫儿童医院(UCSF 's Benioff Children 's Hospital)的医生最近诊治了数十名手脚出现红紫色病变的儿童,这些病变被称为肢端角化症。这些皮疹都是在与有类似流感症状的成年人接触数周或数月后出现的,因此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对新冠病毒(COVID-19)的一种术后炎症反应。

 「我从未见过一种病毒同时参与这么多生物过程,」克洛根说。「这是一种非常令人好奇、可怕、复杂的病毒。」

贝内特说,情况并非毫无希望,因为人类免疫系统同时使用产生抗体的B细胞和驱动免疫反应的T细胞来抗击病毒。她说,这可能是因为T细胞的反应不需要那么多的抗体就能产生效果。

一些疫苗已显示出前景,包括一种由马萨诸塞州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 Inc.生产的疫苗。在星期二公布的一项初步研究中,在所有45名健康志愿者中,Moderna疫苗都产生了中和抗体。这项研究不包括寿命的全面测量,但研究人员观察了第二次注射后43天的抗体活性。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流行病学家希望最近关于抗体生存能力的报告能打消许多年轻人对群体免疫的想法。在群体免疫中,由于很多人在感染后幸存下来,必须具有免疫能力,因此这种疾病找不到更多的受害者。

班尼特说: 「认为只要出外暴露在病毒下而身体没事儿,就是对病毒产生了免疫」的这种态度 是非常危险的。」,「现在,更不要掉以轻心了」

版权信息
声明:
此文为国外媒体翻译内容,翻译准确性仅供参考,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