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美国向黑人下跪、洗脚、亲吻鞋子……过度「政治正确」只会演变成「吃人的礼教」?

来源:     编译 · 萨特之书   2020-06-09 12:50 星期二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弗洛伊德事件之后,白人下跪求原谅

这两天随着各地打砸抢的暴力抗议活动日益消退,越来越多的照片和视频出现在了各种媒体上。

先是各路警察单膝下跪,3天前这种行为达到了高潮。在那位死去的乔治弗洛伊德的葬礼上, 明尼阿波利斯的市长, 当时他单膝跪在弗洛伊德的灵柩前, 一手扶着棺材, 一个手掩面失声痛哭。

在这之后,就接连看到很多白人穿着白色的衣服向黑人的抗议者下跪, 有单腿,还有双膝跪下的各种场面。

单膝下跪”在美国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2016年美国橄榄球联盟NFL上旧金山49人队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在演奏国歌时单膝下跪,用身体语言表达了自己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抗议。(2015年,旧金山5名警察在追捕一名名叫Woods的嫌疑犯,在Woods多次拒绝了Woods放下刀的命令后,开枪射杀了他。)

Colin表示,他不会为一个压迫黑人和有色人种的国家的旗帜感到自豪。在美国有宗教和言论自由,他有权利选择参加或不参加庆祝国歌的活动。

美国向黑人下跪、洗脚,是作秀还是另一种形式的霸陵?

从那以后, “单膝下跪”就成为了许多西方国家反种族主义的一种标志 。

这种大面积白人下跪已经蔚然成风,变成了集体向黑人请罪。由于白人警察执法过度造成了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 一开始警察的群体有很多人感到非常内疚, 不少警察和执法人员愿意陪着和平的那些抗议者, 和那些伤心的非洲裔兄弟们一起跪下向上帝祈祷。

很多其他的平民也陪着自己身边那些非洲裔的朋友、亲人、同学和他们一起跪下祈祷。

后来已经发展成为,一些非洲裔的个体或者团体,公开要求白人下跪作为一种认罪。

现在有个非常活跃的组织叫Black Lives Matter,即黑人的命也是命。这是一个民间社团。这个组织的人在大街上正好看到一位白人女孩在晨练,他们就让她下跪为她自己的白人身份认罪。没想到,这位白人女孩真的为自己的白人身份跪下认罪。

下一个闹剧是,6月2号加州的弗里蒙特市的华人市长丽莉梅和警察局的局长帕特森以及两个警察队的队长来到了这个抗议社团,想与那个社团交流一下,结果被当时的示威者齐声喊,跪下跪下。

但这位梅市长拒绝像警察那样象征性地单膝下跪,这位市长表示,因为我的信仰我绝不会向除了上帝以外的任何人下跪。我会在教堂里下跪,因为我在祷告。除此之外,我永远都不会下跪。

6月4日,在华盛顿的国会山,有五名民主党的议员在悼念仪式的集会上单膝或双膝下跪,整整静默了8分46秒,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向死者乔治.弗洛伊德谢罪,因为乔治.弗洛伊德当时被警察压了8分46秒,所以他们就跪了8分46秒。

美国向黑人下跪、洗脚,是作秀还是另一种形式的霸陵?

很多人在这个视频下留言,疫情中十几万美国人悄无声息的死去,怎么没见你们有任何歉意的表示?

那位死去的乔治.弗洛伊德原本是一个犯罪嫌疑人,现在很多白人左媒眼里已经瞬间变成了英雄。

追悼会结束后,灵车所过之处,有白人警察沿街跪下,在各地不少的悼念集会上,有大片大片的白人精英下跪,大学的白人师生们下跪,医院的白人医生护士们下跪,国会山民主党的白人议员们下跪。

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加州拿出了2.5亿美元来安抚黑人社区,明尼苏达大学设立了一个弗洛伊德奖学金。以这个乔治.弗洛伊德的名义给大学生们设立了奖学金,完全把罪犯当成了英雄来赞扬。恐怕这位老哥地下有知,估计也得吓了一大跳。

白人下跪

近日,北卡罗来纳州一教堂的牧师Faith Wokoma及其丈夫Soboma Wokoma组织了一场纪念Floyd的祈祷步行活动。作为活动的一部分,他们举行了一个称之为“洗脚仪式”的活动, 至少三名白人警察为Faith和她丈夫Soboma洗了脚,表示,这是呼应圣经中耶稣为门徒洗脚的故事,是表达了“谦卑和爱” 。

非洲裔评论员:弗洛伊德曾是犯罪嫌疑人,他不是英雄、烈士,也代表不了非洲群体

闹到了这个份儿上,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

其实看不过去,愤愤不平的人有很多,但都不敢说话。别说白人,连亚裔、拉美裔都噤若寒蝉。那能批评非洲裔兄弟的只有非洲裔自己了。

因为这些年,在美国,政治正确这件事已经演变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次看不过去的是一男一女两位非洲裔的朋友。这位美女时事评论员坎迪斯.欧文斯当时气不过,发表了一个18分钟的视频。

视频里,她讲到,我不支持媒体将乔治.弗洛伊德虚构成一个英雄或者是烈士来代表美国的黑人群体,弗洛伊德不能代表黑人群体,因为他劣迹斑斑,两份尸检报告都显示他磕药,视频中明显显示他当时携带毒品。但主流媒体对这些都只字不提。

欧文斯讲,当然尽管弗洛伊德有罪,但没人说他罪该致死。她做出决定,绝不会去遵从黑人群体错误恶劣的独特文化,去将这样的罪犯说成是英雄或是烈士,用这样的方法去提升黑人群体的形象。

这位欧文斯女士18分钟的讲话一气呵成,荡气回肠。

再来说一位男士,一位非洲裔的大哥哈里斯,他当时也饱含深情地录了一段视频。他讲到,我说这些话首先是作为一名美国人,然后是作为一名黑人,我看见白人并没有做错事却跪下请求饶恕,这实在是令人作呕。

我知道白人中有很多人想表达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也有负罪感。你对自己皮肤的颜色感到内疚,你有负罪感是因为主流媒体和黑人们期望你认为是你的错。

种族主义是你的错。黑人遭遇到不公的待遇都是你的错,但他们错了他们大错特错。

如果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尊重他人,你关心你的家人,关心他人,你根本不必为任何事而负疚。

说到这儿这位大哥掩面而泣泣不成声。

他最后讲,那些逼迫白人跪下的黑人,他们才是种族主义者。他们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所以不要向任何肤色的种族主义者屈膝。

你不认同他们对你的指控,不要被他们的话所裹挟,你应该迅速转身离开他们,离开那些因为你的肤色而逼迫你向他人屈膝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肤色。他最后讲,我要对感到内疚的白人和其他的各色人等说话,我代表黑人。说到这儿他把手放在胸前再次泣不成声。

美国向黑人下跪、洗脚,是作秀还是另一种形式的霸陵?

美国的政治家不断下跪,到底在跪什么?

美国的政治家为什么会搞下跪这件事情呢?

一个原因是为了赢得非洲裔的选票,一个原因是政治正确。

选票的这事儿好理解,民主党那边就来这一套,比如那位明尼阿波利斯的帅哥市长跪地上一哭,当选连任基本就没问题了,甚至还能往上升,能当选更重要的职务。

说到政治正确这个词现在已经被用烂了。其实它原本的意思非常的简单,指的是在言辞行为甚至是政府的政策中避免对社会的某些群体造成冒犯的意识。

说话的时候注意点,书写的时候用词包括一些行为上对某些特定族群要特别地加以注意。这就是一开始说的政治正确的原意。政治正确,相对还是个好词,也就是现代文明的一个产物。这也算是人类的一种进步。

本来挺好的事结果经过这些年搞着搞着就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视频:白人亲吻黑人鞋子,求原谅

我举一个极端的例子。

有一个英国出版社出版商要求小说或者一些文学作品的作者避免在作品中提到猪、猪肉或者和猪肉有关的产品,比如说香肠都不要写,比如故事情节里不要提到这些东西。

为什么?

这样会冒犯犹太人和穆斯林。读者利用穆斯林、犹太人写猪、猪肉这种不好,那有人提出印度教的教徒把牛作为神圣,不吃牛肉那怎么办。

这家出版社马上指示在印度的子公司赶紧要求那边的作者,不许提到牛肉以及冒犯任何印度教徒的做法。

英国有很多商场在圣诞节的时候禁止播放圣诞歌曲,禁止圣诞老人。因为圣诞老人会冒犯很多不信基督教的其他的宗教人士。

在加拿大,我看到一些记载,一些人为了避免做出这种政治不正确的言行,甚至都不敢公开庆祝圣诞节。有些政府部门,甚至明令禁止在办公室里挂上圣诞的装饰,圣诞树彩灯,彩带,帽子,和圣诞节有关的都不行。

在英美,在学校办公场所里,为了照顾其他族裔和宗教文化,大家啥都不敢干了。复活节,我看到的英国和美国有个别地方给起了名字不叫Easter复活节了,改叫Spring Festival变成春节了。估计有刚到欧美的中国朋友认为,这些国家文化毕竟是基督教的背景,还要照顾大多数人吧。说这话你是要倒霉的,你说这话本身就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歧视。为什么要照顾多数人,从来都是要照顾少数人。你这不是自找倒霉吗?

美国向黑人下跪、洗脚,是作秀还是另一种形式的霸陵?

过度“政治正确”,只会演变为“吃人的礼教”

现在这个政治正确,特别是经过了奥巴马八年,那小册子越变越厚,里边的很多词都给起了新名词。

经过了奥巴马8年,政治正确可以讲是登峰造极,政治正确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的宗教,一个新的道德法庭,一个新的道德裁判所。

如果你不符合这些信条的话,那这些社会道德就会摧毁你的一切。很多人为此丢掉工作,很多节目主持人、很多政治人物因为说错了一句话被人偷录了放到网上,就万劫不复。

你以为刚才说的那些人跪下都好看吗?但在这些年这些信条的束缚下,大家都屈服了。政治正确现在演变成了一种绝对的平等。当然在现实社会中,我们大家都知道绝对的平等根本是不存

在。

8日,美国国会众议长佩洛西和多位国会民主党人在国会山单膝跪地,向警察暴力执法受害者默哀。据报道,几人默哀了8分46秒。

其实黑人跑的,就是比其他民族快。华人的学习能力平均就是比其它族裔强。各有擅长,这没有贬低谁,那也不行,种族差异是不能说的,必须要绝对的平等。

但绝对的平等根本不存在,那怎么办呢?那就得做出一个来,让身处优势地位的人群,那你们就得委屈点儿了,你们就得往回收着点儿格外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那处在所谓劣势地位的人呢,那就得使劲的涨脾气,正好凑出这么一个假模假式的平等来。于是,这左派们就高兴了,这就是他们想要的那个东西。

说到这套病态过分的东西,说来我们中国人太熟悉。我们以前那套东西叫礼教。

鲁迅说了,这东西他能吃人。这就是为什么受够了的美国人,经过了奥巴马以后,突然逆向搞出了一个特朗普,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这次闹事的过程中,特朗普昂然不惧,一句软化不说。火上浇油,我跟你顶着干,我不惯你这毛病,我还要改改你这毛病。再加上心里说了,反正你们也不投我的票。

不过最后话说回来,说到政治正确,再不好也比政治不正确要好。大家都彼此客客气气的。这里边格外透着尊重总比直接歧视要强。但是一旦突破边界过了度,变成了一个新的礼教,那就成了故事开头那一片的下跪风,这就要开始吃人了。

版权信息
来源:
版权: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lkyy/133546.html
作者:
编译发布:萨特之书
声明:
此文为国外媒体翻译内容,翻译准确性仅供参考,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