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返回顶部

币海首页> 要闻资讯 > 文章

创世档案——尼克·萨博:Bit Gold与比特币毫厘之差(上)

来源:网易    币须言 2018-09-17 14:20 星期一 1,872
币海网微博
微信扫一扫

随父母从匈牙利逃离战后苏联政权,来到美国定居的尼克·萨博以20世纪90年的加州湾区为家。正是在此,他跻身早期亲历“密码朋克”(Cypherpunk)聚会群体。会议组织者有Timothy May、Eric Hughes以及其他密码学家、程序员和隐私活动家团体的创始成员,这些人都纷纷聚集在90年代时期的同名邮件列表中。 

萨博与其他密码朋克爱好者一道关注扑面而来的数字时代中隐私日益难保的状况,并采取行动来力挽狂澜。例如,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萨博带头反对“监听芯片”(Clipper chip)。这是有人提出的一种可以嵌入电话的芯片,方便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萨博在解释其隐私侵权风险时独出心裁,让非技术人员对此产生共鸣,有时会就此发表演讲,甚至分发传单。(最终生产商和消费者都拒绝接受上述芯片了事。) 

密码朋克偏爱激进自由主义,萨博对数字隐私感兴趣更有所图,而不单单是局限于隐私保护本身。

受Timothy May在《密码学无政府主义者宣言》中展示的愿景启发,萨博看到了在网络空间中创造“高尔特峡谷”的潜力:在这片领域中,可以像自由主义作家安•兰德(Ayn Rand)的小说《阿特拉斯耸耸肩》中描写的那样自由交易。May和萨博相信,故事中的伪物理学力场可以替换成新发明的公钥加密这项神奇魔术。 

“我们回头看就能明白密码学狂人们要实现的目标。一个理想主义的主旋律就是’甘地式’的网络空间,不管是在Mortal Komat人魔大战游戏还是论坛口水战中,在那里暴力止于虚构,”萨博在密码朋友邮件列表里这样写道。 

当然,萨博也意识到自由企业需要不只是加密的安全层。在另一位自由主义作者——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启发下,他发现,很大程度上,人类社会的基础是建立在财产和合同这些根基上的,而且通常由国家强制执行。萨博明白要创建无国界、非暴力的替代性网络空间,这些根基得能移植到网络空间中。 

如此这般,萨博才能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让他名声大噪的“智能合约”。这些在当时还是假想的计算机协议,可以通过数字技术促进、验证和实施合同谈判或履行合同,理想情况下能无需第三方参与。正如萨博的名言:“受信第三方才是安全漏洞。”这些安全漏洞可能成为黑客或罪犯的目标,或在政治动荡或压迫时期被国家盯上。

但智能合约只是难题的一部分,要实现他的“高尔特山谷”,萨博所需的更紧要的东西:金钱。

电子现金

数字货币是专属互联网的现金,一直是密码朋克圈子的核心目标。但能像萨博这样悉心研究的还是凤毛麟角。

在《支付:金钱的起源》一文中,萨博解释了最早由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提出的使用金钱已嵌入人类DNA的假说。在分析了前文明社会之后,萨博发现不同文化的人都倾向于收集稀有、易携带的物品,这些物品又常常用来制作珠宝首饰。正是这些物品充当了金钱的角色,反过来又让人类得以合作:成规模、跨时空地,通过贸易实现博弈论中的“互惠利他”。 

萨博对自由银行也兴趣不小。这是哈耶克倡导的一种货币发行模式——私人银行不受任何特定国家约束,发行各自的货币。在这样的制度下,使用哪种货币完全取决于高度自由的市场。类似想法事到如今依然新意不减,(尤其是在比特币还没出现的那些年)。但在1800年代的美国和其他个别国家,自由银行在当时就是现实。 

萨博还将自己的兴趣付诸实践,并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互联网商务顾问为生,那时候,当时多数人远未预见到在线商业的潜力。最值得称道的是,他曾在大卫·乔姆(David Chaum)的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初创公司数字现金(DigiCash)工作过一段时间。乔姆的公司推出了全球首个数字现金eCash:一种像现实生活中的现金一样私密的在线支付方式。 

也正是在DigiCash工作期间,萨博意识到乔姆的解决方案存在的风险。DigiCash是一家中心化的公司。萨博发现,只要他们愿意,在客户余额上太容易做手脚了。还是那句话,受信第三方就是安全漏洞,而且和钱打交道风险就更无以复加了。 

“追根究底,问题在于资金价值建立在对第三方的信任之至上,”萨博在2015年指出。“20世纪那么多的通胀和恶性通胀期显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事实上,他认为这样的信任问题的障碍之大,即使是典型的自由银行解决方案也会同样为其所累:“虽然优劣并存,但发行私人银行券同样依赖受信第三方。” 

萨博清楚自己想要的是想创造一种全新的不依赖受信第三方货币形式。 

基于对史前货币的分析,萨博经历了长时间的摸索才弄明白怎么样才是理想货币。首先,必须能“避免意外损失和盗窃”;其次,必须“铸造成本昂贵才能被认为有价值”;再者,“其价值必须易测度。”
萨博类比黄金这样的贵金属,想要创造出既数字化却又稀缺的东西,其稀缺性不依赖受信第三方。他要的就是造出一种数字黄金。 

“贵金属和收藏品由于其制造成本过高而具有不复制的稀缺性。这使货币有了大体上独立于受信第三方的价值。然而贵金属也有自身的问题……那么,如果能有一种协议,可以在实现对受信第三方最小依赖的情况下,在线创建铸造成本高昂的字段,然后类似最小信任化地安全存储、转账和验证,那就相当不错。对,Bit Gold。

Bit Gold

早在1998年,萨博就提出了Bit Gold的概念。不过,直到2005年他才在公开场合全面描述。他提出的数字货币方案有诸多解决方案组合,其中一些方案受之前的电子货币概念的启发,或者类似之前的概念。
Bit Gold的第一个核心属性是工作量证明,这是亚当•贝克博士在他的“反垃圾邮件货币”——哈希现金中玩的密码学小把戏。工作量证明就是萨博苦苦寻找的高昂的铸造成本,它要消耗现实世界的资源——计算能力——来生成证明。 

Bit Gold的工作量证明系统从一段“候选字符串”开始:就是一个随机数。任何人都拿到这串字符并与另一个新生成的数字进行数学上的组合,即“哈希”。由于哈希碰撞的性质,结果将是一个新的、看似随机的数字字符串:哈希值。要知道这个哈希值,唯一的方法只能是一五一十去生成——它不可能被计算或预测出。 

哈希现金中也使用了的这个小把戏,表现为在Bit Gold协议里,并非所有哈希值都有效。而是,一个有效的哈希值必须以预定数量的一串0开始。由于哈希结算不可预测,得到有效哈希值唯有不停试错。因此,有效哈希值能证明其创建者确实消耗了算力。 

接着,这个有效的哈希值又会成为下一个Bit Gold的候选字符串。因此,Bit Gold系统将不断延伸工作量证明的哈希链,也总有新的候选字符串用以处理。 

找到有效哈希值的人就明确地拥有这个哈希值,就像谁找到一小块金矿石,谁就拥有它一样。为了建立这种数字所有权,Bit Gold使用了数字所有权注册:这是萨博提出的另一个受哈耶克启发而提出的技术根基。注册时,哈希值被关联到对应的创建者的公钥。 

也是通过数字所有权注册,哈希值可以转移给新的所有者:原有者要用密码学签署交易。 

所有权注册由Bit Gold的“资产俱乐部”维护。“俱乐部成员”(服务器)组成的服务器将持续跟踪哪些公钥拥有哪些哈希值。这个解决方案有点类似于戴伟为b-money复制数据库的解决方案。萨博和戴伟不仅活跃在密码朋克的邮件列表,也在不开放的邮件列表中就这些话题进行讨论。 

但是,萨博并没有使用戴伟新潮的权益证明,而是提出了“拜占庭法定人数系统”。与机载计算机这样至关重要的安全系统类似,如果一台或少数电脑出现故障,整个系统仍能继续正常运行。只有多数计算机同时发生故障时,系统才会出问题。重要的是,查检都不需要(国家垄断暴力支持的)法庭、法官或警察:全程自发进行。 

虽然这个系统本身并不是毫无破绽——可能受到比如女巫攻击(“马甲问题”)——但萨博相信系统能够自行解决。即使多数成员试图作弊,剩下小众的诚实成员可以转向竞争性的所有权登记分支。由用户来决定选用哪边进行所有权注册,萨博认为八成还是诚实的那方。 

“如果赢家违规,正当的输家可以退出该群体,续用旧头衔组建新群体,”萨博解释道。“依赖系统的用户可以安全地自行验证哪个群体严守规则,接着切换到正确的群体那边。” 

(拿现成的以太坊经典例子作比较,它保留了没有撤销DAO智能合约的原以太坊账本。)

版权信息
来源:网易
版权: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blockchain/5302.html
作者:鲁克
编译发布:币须言
声明:
此文为国外媒体翻译内容,翻译准确性仅供参考,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0)

0/140
币海网

区块链行业资讯链媒[币海资讯官网]

  Copright @币海网 版权所有